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请帮助我们逾越邪恶的丛林

——中国作家廖祖笙写给联合国及多国首脑的第四封公开信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阁下及联合国各相关机构、美国总统奥巴马阁下、英国首相卡梅伦阁下、法国总统萨科齐阁下、德国总理默克尔阁下、加拿大总理哈珀阁下、荷兰首相吕特阁下、意大利总理蒙蒂阁下、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阁下、新西兰总理约翰·基阁下:

夜凉如水。在邪恶的丛林里挣扎已久的我,和许许多多苦难的中国人一样,感受到的是一如既往的无助和悲凉。这是我写给阁下的第四封公开信,我不知道要向这个冷漠的世界哀鸣到什么时候,才能自由地离开这个给我一家带来极大伤害的魔窟,从而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想到了中国诗人力虹。力虹先生因言领刑6年,在监狱里受尽非人折磨,身患重病,中共当局非但不予精心医治,相反百般阻扰保外就医。待到终于能保外就医时,为时已晚,贫困的家庭也根本无力为他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在残酷的迫害中,他终于撒手西去,享年52岁。

在这片邪恶占据了上风的原始丛林里,不甘为奴者所进行的通常是一种孤立无援的战斗,不知从何处能及时获取对抗邪恶的力量。力虹生前,和许多饱遭法西斯新变种迫害的人士一样,也一定真确感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无助和悲凉。全人类实已愧对了力虹生前的无助和悲凉。

世界是个相互联系的整体。当这个世界津津乐道于贸易,对邪恶的泛滥却能视而不见时,人权的光辉就必然会在罪恶雾霭的笼罩中,进一步趋于黯淡。当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在某个蛮荒地带一文不值时,也即意味着那个地方的权力怪兽,对文明世界所持有的是鄙弃和蔑视。

故事中的吸血鬼是邪恶的,罔顾国家前程和民众福祉的中国既得利益者,同样也是邪恶的。他们就这样将中国百姓步步逼进了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的生存绝境泥潭,他们肆无忌惮地演绎着强取豪夺,凶狂咬住了百姓的咽喉,早已异化成了一群吸血鬼。

而形形色色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在一片占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原始丛林中不断上演,而且能一直这样邪恶凶狂得权当全人类不存在。在对高智晟一家的迫害中,在对陈光诚一家的迫害中,在对艾未未一家的迫害中,在对我一家的迫害中……世人都不难看到中共当局的邪恶。

联合国办公大楼的门前,近年来也常年有走投无路的中国冤民在控诉在申诉。当一个人口大国的人权状况已是恶化到了这般状况时,传说中的联合国在哪里呢?传说中的西方文明各国在哪里呢?帮助苦难的中国人民逾越邪恶的丛林,应该还是有一些有益的工作,值得去做。

前美国总统布什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上说过:“自由是宝贵的,不可随意被剥夺;邪恶是真实的,必须被反抗;如果再有机会,那些在冷酷和憎恨驱使下的家伙还会犯下磬竹难书的罪行,夺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这让我感动的同时,也不时想到美国的伟大。

而走向伟大的契机不但摆在联合国的面前,摆在西方各国的面前,也同样摆在阁下的面前。请不要拒绝走近中国,请不要吝啬于为苦难的中国人民伸出援手,请不要谢绝遏制原始丛林里愈演愈烈的邪恶!帮助一个人口大国早日步入正轨,这有助于促进全人类的和平与幸福。

在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中,我和我的夫人求生不成,求死不能,既无法告慰惨烈遇害的孩子的亡魂,也无力对抗这般凶狂的邪恶,我们的要求在黑夜中已变得十分的卑微,只想先离开这个魔窟,先免于恐惧再说。我们不能不再次恳求阁下,请帮助我们逾越邪恶的丛林!

真诚感谢阁下为救赎一对苦难的中国夫妇所做的努力!遥祝阁下全家安康、快乐和幸福!

中国作家 廖祖笙 专此谨呈

写于2011年11月21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54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5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