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陈光诚事件放大着邪恶和虚弱

陈光诚事件,让一个时代的邪恶和当局的虚弱得到不断放大。它有助于苦难的中国人民,进一步认清自己所处的是一种怎样的社会环境,同时也更加真确地认识到,这是个公权可以不设任何底线的时代。它展示了荒野见所未见的蛮荒,让你看到了道德、人权和法治的荒芜。

人所共知陈光诚是个盲人,宪法规定“国家和社会帮助安排盲、聋、哑和其他有残疾的公民的劳动、生活和教育”。当局确实“帮助安排”了陈光诚的生活,但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呢?是一种从小监狱走进大监狱的生活,是不见天日的生活,是不得与外界有任何接触的生活。

同时被“帮助安排”了这种生活的,还有他的妻子袁伟静。这对受尽迫害和凌辱的夫妇,所能“享有”的,是不得走出自家小院的生活,是与世隔绝的生活,是“在家坐牢”的生活。这种“帮助安排”,给陈光诚夫妇所带来的摧残是不难想见的,它尽显了这个时代的邪恶。

这是一个当权者惯常说一套做一套的时代,在各种甜美的表述之下,“一不小心”,总要抖落出这样或那样的邪恶。以这类杀人不见血的歹毒方式,无尽折磨可怜的盲人,放在任何时期道德和人权的标杆之下,都只会是得到邪恶的评定。它远远逾越了人类所能认可的底线。

它让一个所谓的“法治国家”,再次脸上无光,并陡然增添了一块举世瞩目的疮疤。它使经常遭到强暴的“法治”,又一次鲜血淋漓,孤零零地挣扎爬行在一片废墟之中,在漫漫长夜中泣不可仰。它再次动摇着人们对“法治”和公权的信任,让乱世庶民深深感受到了无助。

邪恶已占据了上风,在一片漆黑里,感同身受的人们,真不知该从何处获取抵抗邪恶的力量。故事中说,世界末日的暴风雨过去了,天地都毁灭了,但死去的光神和盲神却复活了。陈光诚夫妇的生命之花,在暗夜中正不断枯萎,没有阳光和雨露滋润的花儿,要何时才鲜活?

这个用人民的血泪吹起“崛起”泡沫的时代,满世界招摇它的“强大”,可在弱不禁风的一个盲人面前,又“一不小心”,抖落了当局难于掩藏的虚弱。那些手持冲锋枪,严密阻挡外人与陈光诚接触的“公仆”,到底在忌惮陈光诚什么呢?当局到底在害怕一个盲人什么呢?

陈光诚既无三头六臂,也无颠乾倒坤的异能,他说到底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盲人。他不就是揭露了当地计划生育侵犯人权的罪恶吗?让他继续揭露好了,让他去与任何人自由接触好了,搭个大讲台,送上个大喇叭,让他爱说什么说什么,直说到口干舌燥好了。他能改变什么?

而如临大敌,根本是在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这个时代的邪恶,以及当局俨然已患有神经过敏症,虚弱得不知该如何去应对一个只是爱说话的盲人。继续这般残酷迫害陈光诚,不但让“法治”蒙羞,而且会让当局所不想要的结果得到进一步放大,泣久的道德和人权将无以止哭。

还陈光诚以自由,就是给法治、道德和人权以最基本的尊重!让陈光诚自由地走出自家的小院,与外界自由地接触,天肯定不会塌下来。少把国家资源用在整人上,多把心思放在处理问题上,是一种节制,也是一种风范。愿陈光诚一家能早日告别苦难,生活重新步入正轨!

写于2011年11月1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48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4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