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艾事件的“实际控制人”是谁?

发课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路青,但税务人员说艾未未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说词置法律的界定于不顾,脱胎于“夫为妻纲”的封建思想,是想当然,是强词夺理,更是性别的歧视。而“国家说你偷税,你就偷了”的蛮横,则是一点法理不讲,实为陷国家于不仁不义。

谁是发课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法律说是路青,税务说是艾未未,到底该听谁的?我们不甚了了。但对于地税人员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谁,公众却已是知道了。艾未未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时透露:“税务的人员曾私下跟我们说,这是公安给他们安排的工作。”

税务局里站着的不会都是稻草人,税务在接受“公安给他们安排的工作”之前,发课公司并未传出“偷税”风波,可见该公司此前在纳税方面没有问题。而税务一接受了“公安给他们安排的工作”,“问题”就冒出来了。这不能不让人想到风波的本身,就可能存在了问题。

从已知的讯息看,操办出艾未未事件的公安存在越权和乱作为的现象。艾未未说:“从我刚进去时,他们就告诉我‘我们就是要把你搞臭,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你是一个说谎的人,你是一个骗子,你人品很差,因为你骂政府’,他们是用这种策略来消除不同的声音和思考。”

只“因为你骂政府”,艾家老少就这样被悍然按在烤炉上,施以猛火烘烤,就有了焦国标先生所说的“1500万的政治勒索”,就有了“国家说你偷税,你就偷了”,就有了这种形式的“我们就是要把你搞臭”……这政府的老虎屁股,当真摸不得啊。这是依法治国的表现吗?

通过某种路数把某人“搞臭”,或是操纵税务,操纵电信,东奔西跑到处截访,没完没了找异议人士的麻烦……凡此种种,该不属于警察的本职工作,警察该也不乐意做这类没天良的事,肯定也想活得更加纯正,更有气节,更有尊严,可中国的警察,活得也是同样的无奈。

谁是艾事件的“实际控制人”呢?就已知讯息看,不是税务,因为税务接受的是“公安给他们安排的工作”。可公安和艾未未一家,并无个人方面的芥蒂,“修理”艾未未只是“因为你骂政府”,是替政府出头。谁又是这些警察的“实际控制人”呢?目前一样是不甚了了。 在凡事缺乏透明度的党天下,许多本来可以是已知的物事,往往非得故弄玄虚,遮遮掩掩,硬性变异成未知,于是也就凭空多了这样或那样的“国家机密”,于是就有了种种的黑箱操作,于是就有了权大于法,于是就有了公权的横行无忌,于是就有了荒野间的不见天日……

这让我们再次深味了这个“法治国家”的悲哀,同时也再次感受到了活在这样一个“法治国家”,所面临的是怎样的凶险和艰难。“骂政府”到底是个什么罪呢?以致只因了艾未未“骂政府”,就要让他一家老少遭受这般无形的酷刑。这政府的休休有容呢?又到哪里去了?

政党也好,政府也罢,无非是由饮食男女组成的,而不会是由神仙下凡组成的。既然同样是饮食男女,就难免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盲点与偏差。有人“骂政府”,政府本当闻过则喜,因为有人自愿充当政府的镜子,能让其看得到脸上有污垢,有助于政府以更洁净的面目示人。

可这个政府却是这般老虎屁股摸不得。一个特立独行的艺术家“骂政府”之后,警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整个国际互联网已是沸沸扬扬,大量网民为了免于艾妻被“绑票”,纷纷自发成为艾未未的“债主”。政府的脸面不好看到了这等模样,竟然迄今无人喊停这出闹剧。

这太可悲了!可悲的不只是艾家,可悲的是全民,可悲的是警察这个行业的偏离本位,可悲的是当权者的心胸狭隘,可悲的是人权和道德的荒芜,可悲的是司法的尊严再次遭到了无情的践踏,可悲的是党和政府在这个恶性事件中,该有的正气再一次尚未得到该有的彰显……

就是将艾未未打造成极权统治的震慑标本又如何?就是将艾未未一家逼死了,或是逼出了这国家又如何?只要这国家还有人类在生息,只要政府还有做得不够到位之处,“骂政府”在现代社会的任何时期,就还将会是一种常态。政府没有挨骂的胸怀,也就不配成其为政府!

你无法想像艾未未事件会发生在民主国家。这一恶性事件,阻吓不了中国人民与时俱进,敦促政府回归本位,以更高的服务质量服务于人民。它擦亮着国人的眼睛,使人看到了极权之恶,从而更加向往民主、自由和人权。艾未未“骂政府”就弄成这样,这也未免太搞笑了!

写于2011年11月7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40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4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