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极权统治的震慑标本艾未未

艾未未在长夜漫漫中焦头烂额。他所在的发课公司近日被地税局要求补交1522万元税款和罚金,该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艾妻路青,但税务人员说艾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艾未未透露:“他们郑重的告诉我,‘如果国家说你偷税,你就偷了,你绝望吧。国家会改口吗?’”

“国家”也“改口”的。警方以“涉嫌经济犯罪”的名目拘捕艾未未,但艾称当局审讯他时一直说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况且在金额上也“改口”,艾在推特上说:“这已经是给面子了呢,先说6000万,再改口为2000万,后说‘考虑到你的能力,交了就算了’。”

国人在这个国家纳税的义务和权利的享有是否对等,这姑置不论。从法理上而言,艺术家并无游走于法律法规之外的特权,哪怕他是艾未未。人所共知的是,艾未未是一公众人物,当局在处理这事时,有必要让公众信服。既然是“国家说你偷税”,那就更需要让国民信服。

可“国家”在改写艾未未的人生时,涂涂改改,随心所欲,岂止是“改口”,简直就像是菜市场里的市场行为。在“偷税门”前,犹如贩卖一把青菜,漫天开价,再大幅降价。艾妻路青说处罚毫无依据。艾未未表示,当局没拿出公司偷漏税的证据,且整个事件程序不合法。

更让我瞠目结舌的是,艾未未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时透露:“税务的人员曾私下跟我们说,这是公安给他们安排的工作。”这使我油然想到公安给电信“安排的工作”。“他们(电信)执行的是我们(公安)的命令,必须执行!”因此我家从3月被断网、断电视至今。

中国走到了目前这状况,令我信了有些论者所言,中国俨然成了“警察国家”,公安滥权的现象在全国各地较为普遍。在维稳经费高于国防开支的“和谐”年月,警察常常被推到维护极权统治的最前沿,由此人们不但频频看到警察在参与截访,也不时看到警察在打压异议。

显而易见,接受了公安“安排的工作”之税务人员,在给艾未未制造麻烦时,嘴上所说的“国家”,真正代表的其实只是公安的意图,所表现和执行的,决非某种严格意义上的国家意志。极权统治下的国家意志,多显现错位和扭曲,权力意图,有时竟等同于“国家意志”。

而在这样的“国家意志”里,国人非但看不到真意义上国家意志的庄严,相反觉察到的是极权统治的恐怖。在民主和法制健全的国家,警察就是警察,根本无权随意跨部门跨行业操纵税务或是操纵电信。极权统治下,事无巨细倚重警察去施以高压,这必然要衍生警察滥权。

警察在极权统治的鞍前马后滥用公权,于台前幕后代替统治阶层去给一些人制造麻烦,在短期内虽能收到打压异己的效果,但从长效而言,乃饮鸠止渴,恰恰损毁的是统治根基,会直接导致人们对极权统治产生进一步怀疑、憎恨或鄙弃。它同时扼杀的,也有警察的荣誉感。

迫害良善有违天理,惹人腹诽。警察作为极权统治频繁使用的御用政治工具,虽被腐朽体制所“器重”,但也同是极权统治的受害者。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在权力的驱使下,常不得不失去自我,在服从上级瞎指挥和恪守良知之间,难免内心的潜在责备和自我挣扎。

所以从深层细究,通过类似的恶劣路数,将一个艺术家拖进深不可测的泥潭,而后再恶意将其制造成极权统治下的又一个震慑标本,实质并无赢家可言,它让艾家老少饱遭煎熬,让极权统治残暴无耻的嘴脸暴露得更加充分,让人们对法律和公权的信任,也随之心生动摇……

焦国标先生一针见血指出,这是“1500万的政治勒索”。这种“政治勒索”,固然宣告了又一个震慑标本的打造成功,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宣告了一个特立独行的艺术家的死亡。但它同时真确展现的,也是极权统治的恐怖,佐证的是一个时代的黑暗,以及人权和道德的荒芜。

艾未未不能见容于极权统治,这该在不少人的意料之中。我对他的两张照片印象深刻,一张是他对着天安门竖中指,一张是他用草泥马的公仔挡在裸身的中央部位“跳出来了”。他用这类行为艺术表达自己对极权统治的鄙视,极权统治则心胸狭隘,要他想跳也再跳不起来。

艾未未说了,这“实际上在用一个所谓的经济或刑事的方式在处理一个政治问题,从我刚进去时,他们就告诉我‘我们就是要把你搞臭,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你是一个说谎的人,你是一个骗子,你人品很差,因为你骂政府’,他们是用这种策略来消除不同的声音和思考。”

党天下没有法律条文说“不同的声音和思考”就要受罚,但和宣扬“三纲五常”的皇权时代一样,也有种种无形的规则来确立权贵的至高无上,以及极权统治的“神圣不可侵犯”。艾未未的桀骜不驯,恰恰碰触的是无形的底线,于是麻烦来了,就这样被推向了焦点和壮烈。

极权统治的震慑标本琳琅满目,有不见天日的,有长期服刑的,有家破人亡的,有断了肋骨的,有遭砍杀的,有丢了饭碗的,有……而今凭空多了“偷税”的,随后可能在“政治勒索”中倾家荡产的。这震慑的橱窗之上,已摆得千奇百怪。反对者,现在你怕了没?怕了没?

这使我不能不再次想到“蠢人治国+恶人治国=‘和谐盛世’”的混账公式。有“不同的声音和思考”的存在,方显泱泱大国之博大。在一片漆黑里,会让人看得到星光和希望之所在,而不会感到窒息。广袤的一个荒野,即便有几朵带刺的冷蕾又何妨?何至于要一一灭绝?

孟子主张民贵君轻,老子主张以正治国,列子主张以贤治国……党国不乏娓娓动听之主张,就是惯于说一套做一套。在把震慑的把戏玩得炉火纯青的黑夜,极权统治者终于耳根清净,以后只需若东方不败一般,静等一众奴才匍匐在地,齐颂“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就是了。

写于2011年11月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38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3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