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恨雨愁云载不动荒野暮愁

风高露冷的暮秋,荒野间已是残蝉渐绝,秋声寂寂。荒野本就阴多晴少,冷猿寒雁在凄风苦雨的深秋黄昏,就更是触目伤心,断魂无语。暮尘黯黯,疏雨潇潇,荒野中到处是乱花狂絮,败荷衰草满襟清泪。残英魂凄,疏枝梦冷。恨雨愁云,如何载得动云迷雾锁的荒野暮愁?

“晚风吹袂冷飕飕”。寒鸦归巢,而浅水里的鸥鹭留连了寒雨萧萧的暮景,依然在暮烟衰草间黯然凝伫,就那样把自个站立成了凄凉孤冷。夕雨凄飞里,荒野的飞鸟是否也会对景伤怀?可曾也“记得西风秋露冷”?鸥鹭该也会有鸥鹭的心情吧?寒鸦该也会有寒鸦的记忆吧?

暮秋的败红衰翠和性情温和的小动物,已是“眼共云山昏惨惨,心随烟水去悠悠”,可纵然是这样,也并没有让荒野的豺狼虎豹就此不再舞爪张牙,抑或略微变得高贵或节制。凭藉暴戾恣睢和狼心狗行,就能道寡称孤于荒野,纵横荒野的成本低廉至此,荒野何曾有过进化?

“江枫渐老,汀蕙半凋”的荒野,败荷衰草满襟清泪的荒野,还是冷蕊孤香旧梦中的那个荒野么?还是鸥鹭或寒鸦心生过憧憬的荒野么?峭壁的劲松和山坳的修篁,痴情守候了一春一夏,竟是“空对残云冷雨”。惊鸿粒啄偷生,还是“对晚景、伤怀念远,新愁旧恨相继”。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荒野啊!不论你是雄师或猛虎,不论你是羚羊或麻雀,高贵与节制,本该都是荒野苍生所须具有的品性。无分强弱,对荒野戒律和道德传承,同怀敬畏之心,是荒野走向稍微有序最起码的一个起跑点。可我们在暮秋的荒野,见识的却是太多的下作和凶狂。

由此荒野之所以是荒野,无它,盖因荒野猛兽总是信奉了獠牙、利爪和无耻!在这种信奉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之前,无论树冠层的怪鸟如何舌灿如花,无序的荒野决不会有真正变成有序园林的那一天。荒野的规则一旦仅供观赏,纵然岁月流逝如梭,荒野必将还会是荒野。

真实的荒野猛兽为果腹而出击,象征性的荒野猛兽因贪欲而逞凶。当“万物之灵”异化成荒野魔兽时,往往要比真实的荒野猛兽来得更加凶残和狡诈,而且也来得更加下流和无耻。该有的篱笆不曾有,荒野规则和道德传承又仅供观赏,暮秋的荒野,又怎无恨雨愁云的凝聚?

无尽制造恨雨愁云,无助于荒野的雨霁云收。信奉凭藉獠牙、利爪和无耻,在荒野就能所向披靡,也终为一厢情愿,“君不见,王亭谢馆,冷烟寒树啼乌”?只因指出方法不对,就对其獠牙、利爪相向,就更是愚不可及。雨疏云冷,心寒齿冷,恨雨愁云怎载得动荒野暮愁?

写于2011年10月9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11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1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