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此前不曾有过的怪鸟

在阴森荒旷的马勒戈壁荒野,有一种此前不曾有过的怪鸟,其状如枭,其心如鸮,其食如象,其毒如蝎,但有黄鹂望尘莫及的歌喉。这种怪鸟系树冠层飞禽,羽毛斑斓绚丽,偶尔能飞下树冠,在灌木丛中作势低飞,与地表层生物有近距离的接触,荒野为此常兴奋躁动不已。

这种此前不曾有过的怪鸟,其鸣若驷马仰秣,若歌声绕梁,若林籁泉韵,若江水滔滔……过去的马勒戈壁荒野,“紫燕黄鹂争巧语”,可自从怪鸟丽采横空于树冠,黄鹂汗流洽衣,在暮霭凝积时撞树而亡;紫燕无地自容,于浅山荒草中敛影逃形。怪鸟之鸣,自此无与争锋。

马勒戈壁荒野上的弱肉强食,寰宇的深山野墺及雨林少有与之匹敌者,但因为有了这种此前不曾有过的怪鸟,马勒戈壁荒野乍看之下,似乎不再胆寒发竖,游客对马勒戈壁上空,易产生瑞云在款款飘动的错觉。怪鸟嘹亮动听的鸣啼,日复一日湮没了荒野上敲骨吸髓的声响。

这种此前不曾有过的怪鸟,系选择性失明失聪的飞禽。尽管马勒戈壁荒野的草泥马是狼群、豺狗、秃鹫、河蟹等肉食性动物的主要食物来源,但栖息于树冠层的怪鸟,对地表层的饮血茹毛或视若无睹,或置若罔闻。昼日昼夜,怪鸟于树冠层引吭高歌,其鸣在荒野游心骇耳。

这种此前不曾有过的怪鸟,专拣地表层苍生想要的说唱。羊群埋怨荒野牧草匮乏,怪鸟唱道:明天就会是幽草丰盈;燕雀哀鸣拥有鸟巢难于登天,怪鸟唱道:明天你就能歇翅新巢;草泥马们愤恨活得含污忍垢,怪鸟唱道:我就要让你们和我站在同样的高度,而且能表决……

可唱来唱去,唱的永是欺瞒与哄骗。树冠层的怪鸟唱得虽一次比一次更动听,可唱的却是挂在驴子前头的胡萝卜,荒野上的蠢驴们对胡萝卜永远听得到,摸不着。这种此前不曾有过的怪鸟,在马勒戈壁荒野上唱得年深岁久,荒野更加是荒野,还是天昏地黑,还是主仆颠倒。

迷醉此前不曾有过的怪鸟鸣啼,等来的是什么呢?等来了马勒戈壁荒野的生存情景一天比一天更是恶化,等来了一会儿羔羊血肉模糊“自杀”了,一会儿野牛创口累累“自杀”了,等来了羊肠小道上的满目行号卧泣,等来了形形色色草泥马们的被失踪、被残害、被凌辱……

把荒野变成园林的希望,孜孜不倦寄托在树冠层飞禽的高歌浅唱中,马勒戈壁荒野只怕永远不会有确真变成写意园林的那一天。真正的希望所在,是哪怕卑微若蟋蟀若蚂蚁,也坚定视自己为冲破黑暗的力量源泉。血的现实已摆在面前,怎么还能无尽迷醉于怪鸟的高歌浅唱?

写于2011年9月18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90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9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