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暮尘黯淡了野水荒湾

寒林萧索,栖鸦乱舞,荻花狼藉,惊鸿凄飞……秋季的荒野,勾勒着一派苍凉景象。耳闻乱絮缠悲中的哀音缥缈,目睹余晖暮霭里的素景衰残,你的内心也难免飞英衔恤。荒野在秋日的黄昏,不免有狼群与硕鼠肆暴。暮尘黯淡了野水荒湾,山岚有泪,正随着花瓣悄然零落。

日落之前的气息,一阵阵向你扑面而来。薄暮的荒野,会给你以更多的叹息和愁肠百结。“斜阳暮草茫茫,尽成万古遗愁”。东踅西倒在只为弱肉强食、尽食尔黍而存在的蛮荒原野,你分分秒秒看到的是荒野的狼突鸱张,会想到刀耕火种的古人,胸腔里也不免会乱云凝愁。

残阳乱鸦的荒野,沼泽里有败荷枯苇,也有鸥水相依随同秋光渐老。荒野真有如狼牧羊,貊乡鼠攘不乏猫鼠同乳和鸷击狼噬。退至悬崖边缘的羊群,在惶惶于进退路穷。城狐社鼠快意于荒野戒律的遍生苍苔,倒伏了的草丛里,倒伏着残破的谷仓,也倒伏着七零八碎的华表。

狼群与硕鼠肆暴的荒野,于乱花飞絮中显现狰狞,“向晚孤烟起”,获兔烹狗急。暮色渐浓,芦花旋飞,薄雾黯然,只恨不能为老迈的征鸿捎去单薄的寒衣。美丽的传说在凛冽的秋风里一一幻灭。弱柳飞绵般的哀鸿,对着野灶炊烟老泪纵横,不知如何捱过悲凉的桑榆暮景。

鸠占鹊巢,在血渍遍布的荒野已屡见不鲜。在本能的驱动面前,狼群、硕鼠、豺狗和秃鹫齐动,来得何其凶狂。有些灰鹊清晨外出觅食,鹊巢还在,黄昏归巢,惊见鹊巢不见了。不时有雀儿为护住鸟巢,而血泪喷溅而魂丢天国,但再多的血泪,也纠正不了秋之荒野的蛮荒。

日落前的荒野乱云飞渡,狼群和豺狗在联袂演绎着夕阳下的疯狂。茂密的荒草丛里,一会儿有羔羊“自杀”了,一会儿有野牛“自杀”了……“自杀”的羔羊或野牛的遗骸,尽显被恶狼或豺狗撕咬过的巨创。一窝踏上了不归路的狼群和豺狗,竟然可以这般横行无忌在荒野。

在日薄西山的黄昏,在鸮鸣鼠暴披上了法老外衣的苍茫荒野,其实任何佹形僪状,不过是斜日荒烟的必然景象。荒野蒙蒙,本为弱肉强食、狼猛蜂毒而存在,不论狼群与硕鼠怎样肆暴于荒野,野寺的法老也基本上是沉睡的,而若羊群怒而扬蹄,野寺残僧就往往全都苏醒了。

狼群与硕鼠肆暴的荒野,在日落西山前,一条条羊肠小道上无不挤满了行号卧泣,然而百折不挠的泣求苍天,并没有让羊群看到日出,相反领受的是雪上加霜。挺拔之树,在荒野上轰然倒下已久,不能给羊群带来哪怕是一片浓荫。时光无法倒流,而今的荒野,再无鼓可敲。

……

暮尘黯淡了野水荒湾。余晖将尽,但见乱叶纷飞,狼奔豕突。所有的乱花狂絮,飘落在了鹤归日落前所固有的种种表征之上。这是荒野苍生抹不去的阵痛,在天亮前阵痛或将加剧。春潮总会漫过荒野,曙光再现时,定有鼠窜狼奔。杳蔼昏鸦,带不走这荒野黄昏的一片云彩。

写于2011年9月14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86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8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