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狼来了,鹿走苏台与羊群同悲!

凋零的落叶渐渐铺满荒野的羊肠小道,满目枯黄时节,但见鹿走苏台,淅沥的秋雨嘤嘤而泣着万状的荒废。果然是秋风袅绕,削铁无声,公平和正义的利剑,在倒伏的荒草间面目全非,早就锈蚀成了两块废铁。长满苔藓的荒野戒律,被落叶和尘埃所覆盖,经年累月荒废着。

狼群嗜血,荒野戒律竟沦为摆设,对狼群不具有任何约束力和威慑力。乌烟瘴气的荒野,不检视戒律在兽行面前,何以完全失灵,反而能图谋往后怎么让戒律更有效地保证狼群的弱肉强食。这样的荒野戒律,还有什么实际的意义?鹿走苏台,原因之一,就是屏障残缺荒废。

黑夜虎啸狼嗥,月缺花残。荒野的小动物们在苦难中杜口吞声,于昏黑的荒野面临了神藏鬼伏,然而它们并不痴傻,真正的戒律不在纸上,而在小动物们各自的内心。荒野众生知道对荒野戒律已是寄望不得什么,于是纷纷依据内心的戒律,昼警夕惕游走在险象环生的荒野。

更多的时候只具观赏价值的荒野戒律,本就好丹非素,只亲近于獠牙和利爪,在风雨如磐、林深草茂的荒野,如何还能对臼齿类动物提供真正有效的保护?因此在狼群扑向羊群之时,确能拯救羊群的,不会是遍布了尘埃的荒野戒律,而只是羊群的撒腿狂奔,抑或拼死抵抗。

荒野的戒律说:荒野里最残暴和无耻的肉食性动物,就是荒野与生俱来的天然王者,它有权世代主宰荒野苍生的生死、毁誉乃至一切。臼齿类动物不以为然,在内心嘀咕着:我们并没有拥戴其为王,凭什么要我们世代为奴,为獠牙和利爪付出所有?难道就凭了残暴和无耻?

荒野邪灵见飞禽走兽心怀鄙弃,于是也同样把荒野的戒律当成废纸,益发勤于施展獠牙和利爪下的疯狂。荒野就此在血泪淋漓中,渐渐生成某些天然法则和群体性的特征戒律。草食性动物见了肉食性动物,有多远跑多远。荒野邪灵孤俦寡匹,没觉出悲哀,反以为威震山海。

荒野在弱肉强食中鬼哭天愁。猛兽固然时常成为荒野的赢家,但在为恶中,也已弄得自己伤痕累累。羊群用羊角拼死抵抗狼群的撕咬,依据的不是荒野戒律,而是羊群戒律。黄蜂扎出蜂针,宛若钱明其引爆炸药、杨佳捅出利刃,依据的是黄蜂戒律,遵照的是天然正义法则。

鹿走苏台与羊群同悲!狼来了,荒野戒律完全保护不了羊群,在悬崖边缘或能使羊群峰回路转的,竟然只是羊群的拼死抵抗、共为脣齿,这固然是羊群的悲哀,是鹿走苏台的悲哀,但又何尝不是为罪恶的衍生预留了伏笔的荒野戒律的悲哀?更何况,荒野戒律还是荒废的呢?

写于2011年9月8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80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8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