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没有任何草芥能危及荒野

颓垣废井的荒野,并无绝对的公理和真正的戒律可言。狼要吃了小羊,会诬称下游的小羊弄脏了上游的河水。走兽要肆意践踏再柔弱不过的草芥,同样能找出万般的“理由”,常见的“理由”是草芥违反荒野戒律,危及荒野安全……荒野的罪与非罪,全在獠牙和兽蹄之间。

“没有任何人能威胁一个国家,除非所有人都是他的同谋”(爱德华·R·穆诺)。把这话拿到荆棘铜驼的荒野稍加变动,即——没有任何草芥能危及一片荒野,除非所有动植物都是其同谋。猛兽以荒野安全的名义图谋祸害弱小,究其实质,是在为作恶寻找貌似堂皇的遮掩。

遑论如茵幽草,即便兽中之王,在有效制衡存在的情况下,也不会构成大面积的威胁。园林和荒野的本质区别是有序和无序,公有园林为宜人生息而存在,苍茫荒野为弱肉强食而存在。以项庄舞剑般的荒野戒律充当园林守则,并不会使动植物们对荒野戒律产生总体的信任。

即便是一头恶狼,在屏障全无的荒野,危及的也仅只是荒野局部,而不足以对整个荒野构成威胁,更何况是草芥。以荒野充斥园林,以局部换称全局,以无中生有的指控遮掩兽性的挥洒,将概念的混淆当作施加残害的主要支撑点等等,荒野不乏以戒律名义逞凶的鬼蜮伎俩。

猛兽潜在的天性是排斥异己,喜闻乐见俯首弭耳,于是在制定某些荒野戒律时,便往往带有明显的倾向性,戒律只为猛兽的需要而制定,但猛兽自己却不服从于戒律,故而荒野的戒律总是时隐时现。荒野存在越多专门用以吞没和践踏弱小的戒律,荒野就越是惊恐和无序。

鸟哭猿啼危及荒野安全,和而不同危及荒野安全,危言正色危及荒野安全,抱表寝绳危及荒野安全……但是率兽食人不危及荒野安全,焚林竭泽不危及荒野安全,饮血茹毛不危及荒野安全,兔起鹘落不危及荒野安全,东敲西逼不危及荒野安全,决疣溃痈不危及荒野安全……

在荒谬怪诞的荒野法则面前,草芥之辈只会动辄得咎、无所适从。荒野广袤,但就是鼪鼬之迳,在草芥之辈也难寻。这样的荒野,只会是鸦默雀静,而不会有凤吟鸾吹;这样的荒野,只会是鸟散鱼溃,而不会有凤鸣麟出;这样的荒野,只会是束蒲为脯,而不会有化日光天。

没有任何草芥能危及一片荒野,没有任何下游的小羊能弄脏上游的河水,这当属于常识判断。可荒野猛兽为了让弱肉强食、倚强凌弱“于法有据”,不仅要故意模糊了这般常识判断,而且要把某些强盗逻辑搽脂抹粉成荒野戒律。这样的荒野不仅胆寒发竖,而且已陷入癫狂。

苍茫荒野和公有园林的另一区别所在,是戒律所及无分强弱,是否都具有同等的约束力。同样是一株幽草,生长在讲究公德并信守戒条的公有园林,将会是牛羊勿践,而要是沦落于兽迒鸟迹多见的荒野,不只遭受践踏难免,而且要被走兽以大恶细,说是“危及荒野安全”。

写于2011年9月6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78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7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