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让狼群来得更疯狂一些吧

荒野是为弱肉强食存在的,怎么还能幻想荒野的狼群会自我改变食性,甚或自行把荒野修整成鸾飞凤舞、分庭抗礼的园林?秋季的狼群深陷于疯狂,当所有的怒号、悲鸣乃至善意的规劝都被宣告无效时,及早结束荒野阵痛的有效方法,或也就是索性助长并加剧荒野的疯狂。

在白骨和血渍遍布的荒野,你不是一只可以翱翔蓝天、自由迁徙的候鸟,你就得有以身饲狼、不翼而飞的心理准备。心谤腹非,无所可否,或是不寒而栗,这都未必就能让你去危就安。直面残暴,向每一双眼睛勇毅印证荒野的蛮荒,在灰暗时节已经是草食性动物们的宿命。

枝头的百鸟在秋风萧瑟里叽叽喳喳,纷说荒野的某一戒律谬以千里,既是天真烂漫的,也是于事无补的。凶残的猛兽根本就不按照荒野的戒律行事,那戒律有和没有,增减变动与否,又能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荒野从不相信规则、哭泣和血泪,信奉的是捕食的快感和疯狂。

獠牙上挂着血滴的某一荒野戒律出笼在即,固然可能导致无声消失的草泥马进一步增多,而且极可能我也会是其间的一匹草泥马,但我不想为这荒秋的阴森悲鸣,相反要为其进一步陷入疯狂欢歌。让秋季的狼群来得更疯狂一些吧!虽然严冬未至,但我却已听到春雷的轰鸣。

秋季的荒野风雨萧条,花残叶落中,让人再无法相信修修补补就能使荒野重新回到花繁叶茂,甚或意外变换成缜密有序的园林。假使我能化作一缕秋风,我愿从荒草和枯叶上不倦掠过,索性就助长并加剧了荒野的疯狂。荒秋没有在暴雪中褪色,荒野的阵痛就永远不会结束!

我对荒野任何的生命,都满怀了悲悯。但我同时也知道,荒野的兽性,不是某些文字游戏或是简单的修补,就能轻巧改变的。既然我们无力阻止秋之荒草的大面积倒伏,也无力改变荒野猛兽的加倍狂躁,那么,我们何不从容自若,蔑视其最后的狰狞和疯狂,但求春回大地?

无所谓秋的萧瑟,也就无所谓冬之严寒,无所谓春暖花开,自然节律并不是邪恶和残暴所能更改。天地之间的一草一木,以及朝花夕露和天际浮云,无疑都会有自我辨识的能力。让其自我制造蛮荒的铁证吧,疯狂肆虐并无助于疯狂本身的持久,相反只会加速了荒野的轮回。

让秋之狼群来得更疯狂一些吧!别说试图将草泥马的无声消失予以“合法”化,就是风雨晦暝把蛇吞大象唱作了天经地义,被逼至悬崖边缘的羊群,也只有以孱弱的身躯面对。堡垒总是先从内部攻破的,而园林的建成,恰恰需要的是破土动工,不惮狼群的作法自弊和狂野。

写于2011年9月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77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7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