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在午夜的荒岛等待天亮

汹涌彭湃的浪潮,已成破竹之势,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把荒野合围成了一座孤零零的荒岛。一片汪洋之中,荒岛以指挠沸,张皇失措下更是暴戾恣睢,幻想以膨胀的狰狞,独立于席卷的浪潮之外,但钻冰求火无改大势所趋。滚滚怒潮漫过荒岛,将只会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历史的残渣,终将湮没于汪洋大海。萨达姆、穆巴拉克、卡扎菲……这些双手沾满人民血泪的独裁暴君,在邪恶和残暴之中机关算尽,最终还是阻止不了黑暗王朝的覆灭。历史的形态并不因邪恶和残暴就定格,天地之间的桑田沧海,古今中外派生于时代的潮流和人心向背。

淡远的花香带着潮气扑鼻而来,令人心生向往,并心旌飘扬。我不是一只海鸥,甚至不是一只逐香而去的蝴蝶,我只是午夜荒岛上的一名伤员,或是一个被无形劫持着的人质,在漫漫长夜之中,许多时候我所能做的,只是默默舔着自己累累的伤口,在万般无奈中等待天亮。

长夜漫漫,夜色浓黑。在悲声四起的黑夜,凄厉的晚风,淅沥的冷雨,在与我淌血的心灵,与同样挣扎在苦难泥沼之中的你,对望无言,相拥而泣。午夜的荒岛荆棘满途,每一寸前行都可能付出血和泪的代价。有些行者以孱弱的身躯在黑夜擦出了火花,但火花总是被扑灭。

荒岛伸手不见五指,不全是因了夜色狰狞。奴性十足的荒岛,丛林间不仅有成群的嗜血蝙蝠,而且行尸走肉如林。“我在这里向黑夜起誓,对于阻挡在我们前方,所有的愚蠢傲慢之生物,集合你我之力,赐与他们平等的毁灭吧!”荒岛可怜,可怜得就连类似的咒语都没有。

于是尽管这座荒岛已陷入汪洋之中,但弱肉强食的本色无改。于是“被”字仍然垄断着荒岛生灵的人生,被自杀、被失踪、被代表、被和谐等等,在一定时间内,也将仍然会是荒岛奴隶们的生之常态。荒岛众生用什么来屹立于世界之林?呜呼,用“被”字踡伏于世界之林!

荒岛的悲剧,有些剧情并不一定就出自夜神之手,而是由荒岛奴隶们联手编导。当一顶乌纱、一个饭碗、一点零花钱,就能轻巧收买再可贵不过的良知时,这样的荒岛从总体上而言,是难有希望之花的绽放的。这个岛屿,横看竖看,总觉得像一座专门用来放逐奴隶的荒岛。

好在真正的奴隶时代,遥在远古。从奴隶到主人,毕竟会有个过程,尽管这过程或许缓慢,但终归是孕育着希望。残暴的荒岛猛兽扼杀得了鲜活的生命,却扼杀不了固有的常识。常识之一:天,总是要亮的!就冲着这常识,我便有底气蔑视这黑暗,在午夜的荒岛等待天亮。

写于2011年9月1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73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7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