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艳羡一缕秋风,艳羡一条蚯蚓……

枯黄的秋季褪去了春夏的矫饰,取而代之的是腐朽王朝的千补百衲。泣麟悲凤哪怕在象征意义上的荒野和真实的荒野里一掠而过,闻听的也会是太阳吃草和风卷残云的声音。我们在至阴至寒的地带东踅西倒,于秋季面对了兔葵燕麦,不由睹物伤情,悲凉的音律正响彻心弦。

云朵在蓝天中自由飘动,雁群在高空里自由翱翔,秋风在旷野里自由吹拂,露珠在枯叶上自由滑落,小草在大地上自由生长,溪流在山野间自由流淌,蚯蚓在泥土里自由爬行……而自由对我们而言,迄今还是陌生的缺项。我们竟至艳羡了一缕秋风,艳羡了一条地里的蚯蚓。

荒野固然有层出不穷的弱肉强食,但真实的荒野,从来不曾严禁反抗、哀鸣或怒号。当一只瘦小的山羊在猛兽的獠牙和利爪下疲于奔命,面临危急存亡时,以羊角抵御残暴,并发出惊惧的绝唱,就是山羊不可予夺的本能、自由和权利。而我们,竟至艳羡了一只垂死的山羊。

荒野的象群因一时疏忽,没能守护好小象,以至有小象消亡于猛兽的侵袭,会哀伤地围着小象的遗体垂泪、哀歌,并以象群特有的仪式,为惨烈而去的小象进行依依的送别,同时向荒野宣示出生命的庄严,不得有任何的轻慢。而我们,在遭受灭顶之灾后,竟至艳羡了象群。

秋季是候鸟忙于搬家的日子。当候鸟察觉这地带的环境和气候已经不适于它们生息时,候鸟可以决然地扑动翅膀,振翅飞向远方,寻找新的开始。荒野里活得十分卑微的麻雀,鄙弃着荒野的破败与蛮荒,也能傲然飞往山的那边。而我们,竟至艳羡了候鸟,甚至是一只麻雀。

秋风一起,荒野的鸟群就知道冬日的寒流,不久将会汹汹而来,于是不忘加固它们筑在树梢的鸟巢。筑造一个鸟巢,当然也需要花费小鸟们的许多劳力和心血,但没有哪只小鸟,得为着拥有鸟巢就倾其所有,更多的时候它们在欢快地飞翔和歌唱。而我们,竟至艳羡了小鸟。

秋季的荒野,在为过冬做着准备的不只是飞鸟。即便是凶猛的走兽,也同样需要找个合适的巢穴过冬。猛兽有猛兽的法则,它们虽也残暴,但不会仗着拥有獠牙和利爪,就掠夺鸟类的巢穴,更不会将地里的鼹鼠赶出洞穴,使其不得过冬。而我们,竟至艳羡了洞穴里的鼹鼠。

食物对各种飞禽走兽而言,在秋季将会相对减少,但这并不会波及飞禽走兽生生不息不息的繁衍。荒野从来不曾对动植物们的繁衍,强加任何戒律,对生命的传承一向听其自然并保有敬意。即便是野猪、野猫、野狗,也能成窝下仔。而我们,竟至艳羡了野猪、野猫、野狗。

荒野的动植物天然成为自我的主宰,并对荒野景象和季节变换有同等重要的发言权。独木不成林,一叶难为春,荒野里每次季节的交替和景象的变更,其实都有动植物们的共同参与。荒野从不统一思想和信仰,更不会自视为苍生王者。而我们,竟至艳羡了荒野的动植物们。

秋季的荒野看似一片萧瑟,但依然不失温情。秋风宽慰着乔木,轻柔地拭去枯叶的泪滴;大地拥抱了倒伏的枯草,为其余生的伤痛,提供着无言的温暖和坚实的依靠;山涧汇集了荒野的点点泪珠,将其汇入湖海,予以永久珍藏……而我们,竟至艳羡了一片枯叶和一点水滴。

……

象征意义上的荒野和真实的荒野,呈现的竟是这般的冰火两重天,这使我们不由肝肠寸断,悲从中来。美丽的童话故事,在现实的碰撞下已支离破碎。当我们满心疲惫在荒野里走过人生的秋季和冬季时,竟可悲可叹地发现,自己竟然会艳羡了一缕秋风,艳羡了一条蚯蚓……

莫非这就是我们的人生?莫非这就是他们宣扬的幸福?天无言,地无语。秋雨淅沥,宛若苍天有泪,串串泪珠在荒野里不绝如缕滑落。假使有来生,你或许宁愿是那荒野的一缕秋风或一条蚯蚓。象征意义上的荒野虽一年四季有喇叭花的盛开,但有几缕真实的花香沁人心脾?

写于2011年8月29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70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7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