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在爽然的秋风里悲愤泣歌

是以沫相濡,还是人在吃人,谁说得清楚?荒野并无真正的景致,但倘使你倦了,仍可合上书卷,或暂别了杯酒戈矛,去荒野里走走。你能听到花开花落的声音,听到小草掀翻石砾的声音……荒野不但是一部苍凉的巨著,而且是一张古旧的唱片,多少歌谣怨愤传唱了千年。

严酷的高温阻挡不了季节的更换!盛夏疯狂之后,季节的交替步态飘摇,于荒野间无胫而行,万物愤而挣脱着被煎熬了一夏的憋闷、疲乏与苦痛,以千姿百态渲染荒野的又一次轮回。蔓生的荒草开始大面积枯黄并倒伏,饱遭肆虐的千般物种,竞相在爽然的秋风里悲愤泣歌。

岁月是度量尘世的无情标尺。荒野于日升日落里,无可奈何自我褪去着它的伪装。多少看似开得灿烂的花朵,渐次花瓣凋零,渐次在荒野里腐朽为泥。多少妖娆了一春一夏的枝叶,在秋风的检索中,由矫情的绿色还原成了而今的枯黄。落叶无声,在荒野间飘飞得纷纷扬扬。

秋季的荒野再没有了往季的滋润和坚挺,虽然它还在力不从心乔装表象的蛮荒和奢华,但掩藏不住山山水水在秋风的伴唱中,悲愤泣歌。轻轻撩开荒野的薄纱,一望无际的是连绵的破败和荒凉。荒野已倒伏了太多残暴和无耻的干草,任何火星,都可能导致整个荒野的燎原。

残暴无耻不可能传之久远!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并不会因为某个季节的异常狰狞,就变古乱常。嗜血成性的魔兽,在荒野呈现大面积枯黄和倒伏后,虐杀的艰难终将到来。秋风袅绕,削铁无声。兽群更惊惧的日子还在后头:白雪皑皑时,荒野里必会蜂拥更多的斗霜傲雪!

荒野此起彼伏的悲愤泣歌,令毒魔狠怪心乱如麻,从而更加使心彆气,更是毁钟为铎,荒野由此陡添频密的阵痛,也衍生了万般的恶性循环。季节交替之时的苦痛,就这样阴沉地覆盖着山山水水,覆盖着每一颗苦难的心灵。秋来了,荒野里生成着对冬的蔑视,对春的向往。

在悲凉和惨痛风行的季节,你在荒野里且走且停,睹物伤情,也将定格成在爽然的秋风里,悲愤泣歌中的又一个音符。你不可能拒绝得了这种季节性的共鸣,因为你同是荒野的一部分,也一样承受着换季时的困苦和阵痛。你在为他人泣歌的同时,人家也照样在为你而泣歌。

雁群飞过,人人艳羡着随季节迁徙的候鸟,自恨只能在爽然的秋风里悲愤泣歌。但只是无尽这般悲愤泣歌,并不能让这片荒野就此化作井井有条的园林。着手修整,让你自己就成为刀耕火种和篱笆的一部分,荒野才不再成其为荒野,希冀中的园林,也才不会总是海市蜃楼!

写于2011年8月23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64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6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