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大连民意胜出的可喜和可悲

数万大连市民无分男女老幼,纷纷涌上街头,强烈要求当局将对环境和生命安全有危害的化工厂搬离大连。群情激愤之下,大连市委、市政府决定福佳大化PX项目立即停产,并将被搬迁。我从海外多家中文媒体看到了这一消息,同时也从其间看到了它所凸显的可喜和可悲。

它的可喜之处在于,一向逆来顺受的蚁民权利意识有所觉醒,当发现政府过去的工作失误直接危及自身的安全时,不再选择沉默,也不再独立于群体之外,而是自觉融为整体的一部分,共同选择以平和的方式,群起表达自我的诉求。得到了当局承诺,也意味着民意已胜出。

它的可喜之处在于,大连当局这次没有蛮干,虽然在市民“散步”抗议的过程中,也有过警民对峙的情况发生,有过当权者对抗议民众的严厉恐吓,但大连市委、市政府最终还是选择了尊重民意,而没有像有些地方那样,只知一味“耍狠”,从而没让事态走向进一步恶化。

它的可喜之处在于,这一群体性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一个范本,对今后如何有效梳理官民冲突、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在满足市民合理诉求、放弃强权打压套路之间,其实不难找到一个着陆点。大连当局的及时妥协不丢人,相反值得赞许和尊重。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这是一次本不该有的波折。会让“对人体健康有很大危害”的化工厂,建在人口稠密的市内,并“引发周边民众恐慌担心PX泄漏”,这意味着大连当局过去有过不该有的失职。其实这类失职在中国大陆广泛存在,许多掩人耳目的听证,往往是流于形式。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有毒工厂对城市环境和市民的生命安全构成危害,当局却要等到万民上街抗议,才承诺对过去的工作失误予以纠正,这意味着在过去的工作中,既缺乏该有的前瞻,也缺乏该有的责任意识。真正心系人民的政府,不会出现这类的决策失误或是监管失误。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有毒工厂不是存在一天两天,是存在已久,在万民涌上街头前,肯定有人对当局提出过合理化的建议,但未被足够重视和采纳。“僵尸政府”触目皆是,民众要捍卫权益,往往得“闹”,而且要“闹”得够大。惰政和恶政既激发民愤,也衍生社会悲凉。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有个叫党和政府的玩意,虽然长期被纳税人所供养,但许多时候并没有真正把纳税人放在心里,平时养尊处优,作威作福,吃纳税人的喝纳税人的,却不真正贴近于人民,人民含辛茹苦,到头来还得忍无可忍,用上街这种方式来教官老爷们怎么去做事。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在一党独大的体制框架之下,因为缺乏有效的权力制衡,各种行政机构所存在的工作盲点和失误,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发现和纠偏。人民因此也无从省心省力,在重大问题上,往往不得不想方设法,尽可能集结最大的力量,去临时扮演一回反对党的角色。

它的可悲之处在于,这次大连市民的“获胜”,是因为污染“对环境和生命安全有危害”,人人自危,所引发的心灵共振,而不是“路见不平”得出的结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是对人类的一种严重污染。人海茫茫,有时看着像是个整体,许多时候它却只是一盘散沙。

写于2011年8月1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56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5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