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

在《焦土上不会有纯正的花香》一文里,我蜻蜓点水谈到“最好的改良,其实就是解散中国共产党!一个国家不放下历史性的包袱,就永远只能是负重而行!”这话在极权统治的卫道士看来,无疑是“激进”的和“大逆不道”的。但我既然会这么说,就自有我论证的基础。

在任何时候,我都不否认自己对中共曾经有过深厚的感情,不管怎么说,我当兵、立功、入党的时候,身边的那些党员,还是比较正直和优秀的。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也都是一个温和的改良主义者。但现实狰狞至此,哲学常识告诉我们: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

世界是个相互联系的整体。我也同样是社会成员之一,社会的客观存在,也会不经意地改变我的意识和认知。我是个以我手写我心的作家,我有责任有义务写出我的认知。在国家处在存亡之秋的时刻,我一家所经受的苦难可以搁在一旁,在本文我只想写出我相关的认知——

解散中共对其是一种解脱

中共是个负债累累的集团,许多债务在其根本就无法偿还。中共从起家之时,就以血腥杀戮和政治诈骗为主导,“建国”后在各种“运动”中又整人不断,它所欠下的血债罄竹难书。一个政党倘使背负的只是经济债务,尚有望偿还,可若欠下了数不清的血债,如何去偿还?

无法偿还,就只能是“赖帐”,同时也意味着民间的怨愤将不断积蓄,意味着中共的神经将永远紧绷。一个长期“赖帐”的执政党,对国民本身就不具有公信力和向心力。而解散中国共产党,对其而言此后就无债一身轻,既勾销了老帐和新帐,也再不用神经兮兮剑拔弩张。

解散中共对国家是一种减负

积怨如山的中共江河日下,竟要靠了“维稳”赖在台上,而且“维稳”经费已是高于国防开支,这在国家而言,将会是不堪承受之重。任何政党或团体,都只是是国家的一分子,中共其实无权将党的安全置于国家的安全之上。不惜代价的“维稳”,实质是在罔顾国家安全。

中国目前虽然显现着表皮的繁荣,但国家的底子并不厚,国人也生活得亿辛万苦,长此以往,如何经得起天价“维稳”的折腾?如何保证不会就此将国库给掏空?将党的安全凌驾于国家安全之上,一旦发生外来侵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解散中共,对国家是最大的减负!

解散中共对中国是一种激活

改良需要必备前提,那就是得有改良的基础。而一党独大的体制框架,显然缺失了必要的基础。我说过了,“当一个成天往自个脸上贴金的体制框架,混账到可以默许杀人、整人、抢人这样的事不断发生时,它在国人心中早坍塌得四分五裂了,怎么去修整?怎么去改良?”

我相信即便是这样的体制框架,体制内部该也还有清浊之分,中国百孔千疮至此,主要还在于体制本身存在无法修补的缺憾。与其劳而无功寄望修修补补,毋宁向先进体制靠拢,一步改良到位。有所竞争,才有所力争上游,翻越专制的篱笆,对中国而言将会是有效的激活。

解散中共对民心是一种安抚

无德无能的中共,把“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这种无厘头的强盗逻辑,强加给国家、军警和人民,“领导”出的竟是这样的一种结果,在情感上已是深深地伤害了中国人民,怨结民心的现实广泛存在,官民对立的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整个中国实已处在不断动荡的状态。

“建国”至今中国不曾有过第二个执政党,换言之这60多年来,中共始终站在责任链的末端。而人民所经受的苦难,基本上源于一党专制,要追究责任中共难辞其咎。中国要朝前发展,要国泰民安,民怨沸腾的现实必须予以改变,解散中共对民心肯定会是一种最好的安抚。

解散中共对国家是一种动力

假使非得说中共是个政党,那它也已是一个“臭大街”的政党。在中国现在你随便找人聊起中共,就不难发现对方会满脸的不屑。一个国家没有了真正凝聚人心的主心骨,从上到下呈现的也自是人心涣散,国民没有万众一心的精神面貌,国家的发展必然会失去该有的动力。

中共翻着老皇历过日子,在信息时代一如既往站在舆论垄断的高坡上,用劲地向国人吆喝自己的“伟大、光荣和正确”,可这改变得了什么呢?不是一年两年了,而是60多年了,谁不知道你中共的吃相?中国需要有正义的力量取代中共,这样国家的发展才不乏活力和动力。

解散中共对国民是一种解放

中共在中国舞台上,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扮演的是一个劫持者的角色!这么多年来,尽管中国人民从未推选或是邀请中共主持国家事务,但这并没有影响它的自说自话,也无改其没完没了地劫持国家、军警和人民。一党独大之下,国家发展缓慢,人民苦难深重……

解散中共,对国家、军警和人民,都将会是一种解放。现在的中共党人愿意从政的,只要能获得人民的选票支持,在将来的民主政体中,一样能从政,没有了中共地球肯定照样转。“松绑”之后的国家、军警和人民,在更加完善的体制中,一定会挺立得更有气节更有尊严。

……

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若真要罗列下去,种种的论证依据还可以列出一堆。那些真有能力改变中国的人,也并非就不懂得上述浅显的道理,只是因为忌惮种种,没有魄力践行所思所想罢了。功在千秋的契机青睐于伟人,而中国有政客没有政治家,也尚无真正的伟人!

写于2011年8月10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51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5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