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焦土上不会有纯正的花香

用荒野指代沦陷区,实质仍然是对它的一种抬举。从深层意义上来说,这沦陷区其实连荒野都谈不上,而已经是一块惨不忍睹的焦土。在近期的为文中,我将这片焦土人为拔高,谓之荒野,只是出于行文的需要,因为不管怎么说,荒野相对于焦土,还是会多一些意象之美。

中国大陆沦陷了,而且已是沦陷60多年了。在这60多年里,生灵涂炭的景象不断以各种形式显现,一党独大的天空之下,成天涂抹的无非是无德无能,不会再有什么新鲜事的发生。那些人五人六的高居庙堂者,不过是强盗们的传人,人民从未推选或是邀请他们来践踏焦土。

他们的先辈将大江南北杀得血流成河,于焦土上登高一呼,放出狼烟大话:“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结果如何呢?现实已铿锵作答。哪怕是在“新中国”已经“发展”了60多年的时下,中国百姓为了维护一些最基本的权益,也不得不在各级党委和衙门的门前,屈辱地跪下。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为了求得公平正义,不少中国男儿在万般无奈之中,竟将原本不可予夺的自尊搁在一旁,用下跪这种自辱的方式,试图唤醒当权者人性的复苏,这本已万分可悲,跪下了仍是有冤无处申,甚至还得遭受强权进一步的残害与凌辱,这就更是可悲。

试问此情此景,整个中国大陆对这类人群而言,与沦陷了有何本质上的区别?与百姓站在一片焦土之上,看不到希望的田野在何方,有哪些本质上的区别?绝望衍生仇恨,当民间仇恨官府的社会情绪不断扩散时,不但有了有形和无形的剑拔弩张,而且也将扩大无形的焦土。

别种形式的“大跃进”进行着,粗放型的“改革开放”模式,杀鸡取卵般的“改革开放”模式,不但把百姓推进了生存绝境的泥潭,而且也是在对中国人的子孙后代犯罪。当各种自然资源消耗殆尽,自然环境被破坏得面目全非时,后人从今人手中得到的,只会是一块焦土。

焦虑是中国的流行色。现在的中国百姓为了获取最基本的生存要件,挣扎得何等艰辛,这在海内外也已是人所共知。八成人都已经“幸福”了的中国人,可还有唐朝人赋诗的闲适?可还有宋朝人填词的雅兴?焦虑让多少中国人满心疲惫,就这样使一块块的心田化作了焦土。

古人治国信奉“服民以道德,渐民以教化”,“伟光正”“治国”信奉铁血镇压;古人从小受教育读的是四书、五经,“新中国”的少年儿童,在校内接受的却是党文化的一体化灌输,从小就党国不分,得宣誓“我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党竟然凌驾于祖国之上。

把全民逼成共奴的直接后果,是导致了一党独大体制框架下党权的无限扩张,党的利益先于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一切由党说了算。由此国家发展缓慢,人民活得如负重的老牛。党没有“竞争上岗”之忧,也无有效的权力制衡,有形和无形的焦土,便也无可避免存在。

更加可悲和后怕的是,“治国”技穷至此,民怨沸腾至此,不但不思检点,反而益加信奉强权压制的蛮力,中国发生了任何事,好像都是在由警察、武警、城管这三种人“包办一切”。这样下去,中国只怕迟早会走进血雨腥风的轮回,无形的焦土将被事实上的焦土所替代。

改良啊改良,当一个成天往自个脸上贴金的体制框架,混账到可以默许杀人、整人、抢人这样的事不断发生时,它在国人心中早坍塌得四分五裂了,怎么去修整?怎么去改良?最好的改良,其实就是解散中国共产党!一个国家不放下历史性的包袱,就永远只能是负重而行!

中国,是全中国人民的中国,而不是某个团体或某些家族的祖传地产,在任何时候,都不该沦为有形或无形的焦土。当一党独大这样一种体制框架,在事实上已造成了积怨如山时,真正能给国家和人民一方晴空的,不会是“反腐”之类的老把戏,而是只有向先进体制靠拢。

中国需要纯正的花香,但有形和无形的焦土使公平正义之类的种子无从萌芽,纵使东涂西抹,还会是荒芜依旧,也还是不能让中国大地真正枝繁叶茂,当然也无从给国人以纯正的花香。没有民主、自由和人权的甘霖遍洒中国,焦土还将会是焦土,焦土上不会有纯正的花香!

写于2011年8月9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50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5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