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荒野不相信规则、哭泣和血泪

在邪灵肆虐的荒野,澜倒波随、异化成魔是相对容易的,特立独行、守正不挠是殊为不易的。在黑夜多于白昼的蛮荒之地,狞笑的往往是魔鬼,哭泣的常常是天使,荒野遂成群魔乱舞的乐土,匐伏于邪灵脚下的附庸不乏。荒野只相信捕食的快感,不相信规则、哭泣和血泪。

荒野表皮规则如林,但最基本的守则仍是弱肉强食,以致狐裘蒙戎。残暴和无耻的荒草九变十化,就这样覆盖了原野,于是荒野云谲波诡,猛禽恶兽们的嗜血成性,越发挥洒自如。在残暴和无耻的疯狂蔓延得到有效制衡之前,荒野生态将继续恶化,不会给谁以乐观的预期。

主宰荒野的邪灵,仅只是扔下了铸有残暴和无耻的两枚铜板,就已赎买了这整个的荒野。邪灵绞杀了荒野的精神图腾,催生了太多的行尸走肉。它通过操纵、驱使一群荒野生灵,去控制、蹂躏和残害另一群荒野生灵,实现自我的膜拜和图腾,以保端坐高枝,坐看云卷云舒。

哀鸿遍野,血泪交织,六月飞雪,哭声震天,或是寄望于形同虚设的某些荒野规则……这又如何呢?这又改变得了荒野什么呢?荒野不相信规则、哭泣和血泪。在邪灵端坐高枝的俯视下,荒野的任何惨象不足挂齿。邪灵和毒蛇猛兽,信奉的只是獠牙和利爪之下的所向披靡。

荒野间黯然泪下的,并不止于叶尖的露珠,常常尸骨无存的,还有荒野里的那些秃鹫和豺狗。荒野其实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并非你今天入了魔道,依附了邪灵和猛兽,就能使你的明天免于险象环生。即便你在荒野里异化成魔,你在吸血的同时,也一样会是被吸血的对象。

荒野不相信规则、哭泣和血泪。虽然你自认和邪灵、猛兽本是一路的,但在更加锋利的獠牙与利爪面前,你其实也只是一块可聊塞牙缝的肉丝,而且你无法确保永远不会触动邪灵和猛兽的某根神经,故此你也同样面临了凶险,助纣为虐时战战兢兢,深谙这荒野的凶险莫测。

荒野的规则是由邪灵和猛兽制定的,荒野里的规则也是被邪灵和猛兽残缺荒废的。那时隐时现的荒野规则,一如水塘旁的软泥,惯常遭受豺狼当道的随意揉捏和践踏。当小草偏离了规则时,兽类惺惺作态讲规则;当兽类的妄为偏离了规则时,它同小草讲的则是獠牙和利爪。

因此荒野不相信规则、哭泣和血泪,既是一贯的,也是一定的。荒野里死去的不只是林林总总的规则,死去的还有掩面而泣了多年的法理、道德、传承、责任、良知及职业操守……荒野里杂草丛生,白骨累累,泪流成河,血流成河……但荒野已不相信了规则、哭泣和血泪。

残暴和无耻的荒草纠结,把秀丽的原野日益演化得阴森可怖。荒野上创伤累累的草食性动物,尽管愤愤不平,并且唾沫横飞,但湮没不了罪大恶极的邪灵,也无改猛禽恶兽的食性。在原始得一如史前的荒野上,淋漓的血泪或唾液的横飞,从来就不曾让邪灵和兽类立地成佛。

找到消除残暴和无耻蔓延的有效处方,遏制兽性的泛滥,是荒野回归鲜花盛开与恬静祥和的唯一出路。尽管今天的荒野不相信规则、哭泣和血泪,但我们还是坚信未来的原野必会有牧童的浅唱和鸽哨的悠扬。靠残暴与无耻撑持的荒野,遮不住黎明的曙光。天,总是要亮的!

写于2011年8月6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847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4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