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

——三送“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狂躁的荒野在黑夜中骤然陷入停滞。一具具残破不堪的尸体,明白无误告诉我们,这回你们是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你们的亲人捶胸顿足,一步一回头,对你们有着万般的不舍。在重重的铁幕之下,我这也是第三回送别你们了,可又如何真完成得了沉重至此的送别?

我的眼前不断晃动着被匆匆解体和就地掩埋的车厢,不时想到“后来竟然在解体车厢时,发现了活着的小女孩”……荒野里种种的血腥和残暴,使我们已经不再知道什么叫愤怒和惊诧。荒野又有多少亡魂,在钩爪锯牙下,魂飞魄散呢?魂兮归来哟,“和谐号”的死难同胞!

魂兮归来,“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其实死于“和谐号”的荒野生灵,远远不只是你们!在荒野表象的绚丽之下,多年来心胆俱裂、魂飞魄散的软体动物,一直在以不同的形式增加。区别所在,只是有形和无形。这回将你们推进天人相隔的,恰是有形的“和谐号”而已。

就如穿行在荒野时,你们并不寂寞那样,在魂归天国的路上,你们也一定不会感到寂寞。荒野的坟茔、白骨和血渍触目皆是,好在你们永别之时,众目昭彰,不会因了夜色的浓黑,而被为鬼为蜮者泼上污水,没有被说成是“自杀”,没有被污蔑成“暴徒”或是“小偷”……

倘使有不幸中的万幸,那么在险象环生的荒野,在这次的饮血崩心之中,在痛定思痛之后,若非要找出微不足道的慰安,这或许在你们的亲人来说,姑且是一种再勉强不过的慰安吧。至少你们走得洁白无暇,在国人群起的守护中,在群情激愤里,他们无法强加你们以污名。

但这改变不了你们批量消亡的现实,这一走就成了永别,留下的是大面积的伤逝。茂密的荒草,以及浓黑的夜色,也并没能掩藏住这回若隐若现的草菅人命。魂兮归来啊,“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当人命都能一而再、再而三草菅时,这荒野哪还有什么真正的规则或牌理?

荒野的众生难于知道这回死难者确切的人数,不知道你们姓甚名谁,不知道走后的你们,与之相关的资料是否也会成为“国家机密”……荒野中许多本来可以是已知的物事,往往要强行变异成未知。有些证据被匆匆毁灭之后,是谁,将你们推进了天人相隔,便也不甚了了。

魂兮归来,“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荒野历来是不乏刽子手的,有些刽子手藏在荒草深处,有些刽子手则肆无忌惮横行于旷野。比如有个名叫责任感缺失的刽子手,在荒野之中就长期横行无忌,律法无奈其何,荒野苍生更无奈其何。其实整个荒野,已经是没了三魂七魄!

荒野真正艳丽的景致,绝非蛮横黛黑之树的高耸如云,而是对生命权最高层面的敬畏,以及对天赋人权尽可能的呵护与尊重。只要你不能终生蜗居巢穴,只要你还得出行,那么你就该意识到:漠视“和谐号”上淋漓的鲜血和残破的尸骸,便也意味着得为你自己的将来招魂!

阴森的荒野化作霁风朗月的田园,并非就难于登天。可恨的不会是荒野的广袤无边,竟致无从入手修整;可恨的是一次次淋漓的血泪,也还是没有改变猛兽磨牙吮血的食性,换不来一段该有的柔肠!因此我们无法预知,今天送别了“和谐号”的死难同胞,明天又要送别谁。

故此,在这个夏季灼热的烘烤之下,我们只能于肃立中肝肠寸断,沉痛默哀,既痛着不知姓名的死难同胞,也痛着不幸苟活于荒野的自己。假使你的眼角还能有泪,请别吝啬将你的泪花和哀思一同放飞。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魂兮归来,千年未见的灰暗荒野!

写于2011年8月1日(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842天!廖祖笙居所被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4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