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荒野何以告慰你?死难的同胞!

——再致“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阴森的荒野越发阴森,“神奇的土地”总算从贫瘠走向了肥沃。滋养了荒草疯长的,不仅有累累的白骨和破碎的心灵,还有泪流成河,还有一滩又一滩殷红的鲜血……你们就这样别我们而去了,魂归天国的同胞!你们在荒野间淌下的鲜血,一如既往,又成全了荒草的蔓生。

一个个原本鲜活、无可复制的生命,在荒野上再次被公然货币化。你们再神圣不过的生命权,被一一具体化作了几十捆花花绿绿的货币,这就是荒野所能给予你们的“告慰”,以及所能开给你们的最高价码!荒草和夜露一并锈蚀了正义的利剑,蛮横与黛黑之树竟高耸入云。

用什么来告慰你们呢?死难的同胞!荒野的唇间像往常般冒出下流和不屑的耻笑,躺在杂草间的正义之剑,不仅早已锈迹斑斑,而且已遍布着尘土,遍布着猛兽所吐下的唾液,遍布着豺狗和秃鹫们联欢后所留下的尿滴。林间谢去了春红,夏蝉在树梢饮泣,云雀在云端悲歌。

用什么来告慰你们啊?死难的同胞!荒野间的草食性动物泪眼汪汪,多想赠你们以安息,可宛若一次又一次惨痛的过去,所能给出的是肝肠寸断,以及一天比一天更沉重的叹息。你们骤然而去了,尚未来得及话别,就永远地别亲人而去了,走后的你们,在天国何日能安息?

天气炎热时,天国里是否会洒下浓荫一片,给你们残破的躯体以痛惜和阴凉?天气转凉时,天国里是否有白云为你们盖上薄被一床,柔声叮嘱你们要小心着凉?你们就这样别我们而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只留给我们无尽的怨愤与悲伤。用什么来告慰你们呢?死难的同胞!

天国里该也有惺惺相惜吧?遇见了高莺莺,遇见了杨黛丽,遇见了廖梦君,遇见了汶川地震的死难者……说起荒野里可怕的种种,残暴的种种,你们一定相拥而泣,义愤满腔吧?仍挣扎在荒野间的我们,对你们有着无尽的怀想和牵挂,可用什么来告慰你们啊?死难的同胞!

暮色就这样笼罩了荒野,合成着千年未见的荒凉与诡异。白骨在增多,道德在荒芜,律法在蒙羞,责任感在缺失,正义已死去……外表华丽的“和谐号”,在茂密的荒野里高鸣着汽笛飞驰,未达人心企及的终点,驶向的是天人相隔,驶向的是血泪斑斑,驶向的是车毁人亡!

一次次惨不忍闻的荒野悲剧,全是血泪反复交织的简单重复!又一批挣扎前行的荒野生灵,永别了这绵延不绝的蛮荒之地,只留下创伤累累的我们,在漫漫黑夜和蜿蜒的曲径上悲恸前行。用什么来告慰你们呢?死难的同胞!黑夜吞噬了你们,也再次揉碎了小草稚嫩的梦想。

淋漓的血泪固然滋养了荒野间的杂草,并满足着猛禽走兽日益旺盛的食欲,但血腥的气息一旦浓烈得遮天蔽日,终有一天会催醒在石砾下沉睡了千年的血性和希望。肥沃对荒野也未必就意味着盛宴,肥沃同样会滋长桀骜不驯,会让最微小的种子萌芽,并掀翻曾重压的石砾。

用什么来告慰你们呢?死难的同胞!虽然你们对荒野眷恋不再,撒手魂归了天国,但请记得某些固有的常识,请相信你们的鲜血绝不会白流!荒野间从来就不曾有过白流的鲜血,这在你们也不例外。终有一天,在你们洒下鲜血的地带,会有鲜花的盛开,并有幸福树的茂盛!

走好!安息!“和谐号”上死难的同胞!

写于2011年7月31日(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841天!廖祖笙居所被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4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