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远方的游子在异国他乡漂泊久了,难耐思乡和思亲心绪的煎熬,于是打点行装,想要回国。可当他(她)兴冲冲走到国门前时,一个名叫中共的莽汉跳将出来了,凶神恶煞般拦住了他(她)的去路,悍然道:你给我站住,你在国外讲过我的坏话,我要惩罚你,不让你回国!

沦陷区的苦命男女受够了法西斯新变种们的压迫和凌辱,于是想,惹不起,躲得起,既如此,干脆背井离乡,到国外去避避算了。可当他(她)哀伤地想要踏出国门时,那个名叫中共的莽汉又故伎重演了:你给我站住,你写文章讲过我的坏话吧?我要惩罚你,不许你出国!

在一党独大的非人间,各种行政机构及所谓的执法机关,不过是党的意志的代言人,整架畸形的国家机器,在不断围绕着极权统治而运转。因此在匪区,触目皆是“伟大、光荣和正确”,只要你“胆敢”对极权统治略有微词,想要出入国门,就一定会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中国成中共的了。虽然中国人民从未推选或是邀请中共主持国家事务,但这并不影响其心安理得“坐江山”,而且“坐”得霸道至极:你今生能生几胎,得由中共说了算;你上网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得由中共说了算;你有无出入国门的自由,同样也是由中共说了算……

国门前就这样常年蹲着一头拦路虎。凡是仗义执言说过中共“坏话”,表示过反对的,在这头拦路虎面前,就往往“自然失去”了出入国门的自由。你出去了就再休想回来,得含恨老死别国;还在国内苦苦挣扎的,则一定玩弄你于掌心,随便找个名目刁难你,不让你出国。

于是而今的中国人便也不由羡煞古人。古代的草民受不了官府的残暴和无耻,至少还能傲然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不了换个环境,拍拍屁股走人。共奴们是不会再有古人的这种潇洒和飘逸了,国门前蹲着一头拦路虎,“伟大的”中共岂会再给你类似的自由?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鸟择良木而栖……诸如此类的古训,在国门前的这头拦路虎面前,由此再无真正的告诫意义。这道理你也懂啊,可你出不去呀,整个中国多像是一个大监狱,你就是想脱离苦海,这也得看那“狱警”的脸色,看他是否乐意放你出去,他还真能憋死你。

于是“站起来了”的中国人,哪怕是财产被掠夺、亲人遭杀戮,也只能是在苦海里扑腾不休,并求爷爷告奶奶,终于还是在各级党委的门前纷纷跪下去了。于是据说八成人都幸福了的中国人,终于明白自己活得其实连屋檐下的麻雀都不如。麻雀尚可飞向山的那边,你能吗?

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为遏制人口增长,中共当局在丧尽天良的“计划生育”过程中,不惜采取各种野蛮和非人的手段对待国民。可当越来越多的国人终于忍无可忍,宁可老死别国,也不愿再呆在匪区时,中共又似乎嫌人口还不够多,无论如何也要把一些国民控制在国内了。

中共国做事就是这般矛盾,这般不可理喻。它一方面要在宪法中规定国人有言论自由,并成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签署国,一方面又不按本国宪法和国际公约行事,“一不小心”,就要掉出蛮横、霸道、不讲法理和道德的底裤。流氓进化成绅士,难于登天?

我常怀报国热忱,可在反动当局的残酷迫害面前,正一天比一天心如死灰。我现在想法越来越单纯,最希望的是能够离开魔窟,离开匪区,走出荒野,可同许多人一样,我也遭遇了国门前的拦路虎。我不想在你中共管辖的地方呆了,你还在硬留我,你中共还有一点自尊么?

写于2011年7月28日(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838天!廖祖笙居所被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3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