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一分钱起拍我的军功章

从部队回到地方后,我的书橱内一直摆放着我的军功章。这枚军功章承载着我对军旅生涯的记忆,并记录了我青春时期的一度辉煌。我曾将其视为珍宝,可而今我见了它就觉得憋气,为自己的付出感到不值。我不能将其抛出窗外,我要贱卖它,我要一分钱起拍我的军功章!

说说这军功章的来历:我当年服役于解放军某部政治处,专门从事军内的新闻报道工作。当兵次年,因为写作成绩突出,我荣立了三等功,获得了由解放军总政治部制作颁发的这枚军功章。随后,在部队首长的催促和要求下,我懵懵懂懂加入了中共。我的青春曾“闪光”。

但我的人生,在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中,却完全走向了黯淡,而且明火执杖的政治迫害,时至今天仍然在持续。为了给中国百姓争取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我在写作中呕心沥血,苦口婆心,华发早生,结果非但没有改变中国现状的一丝一毫,相反彻底改写了自己的人生。

针对我家的迫害,早在我孩子遇害前就已在若明若暗进行。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当局公然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国内媒体在通令下噤若寒蝉,党国悍然剥夺我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破案”卷宗成了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

在广东为儿鸣冤期间,我夫妇俩找公安,公安说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说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说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说去找公安……我们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我们赴京鸣冤,屡遭政府绑架,我妻子被绑架了3次,我则被绑架了4次!

其间我先后被封删了3个博客,50多处个人网站,而且通讯自由和上网自由不时受到干扰,在家上不了网,我到小区内的网吧去上网,于是被跟踪,被殴打……当时监控我夫妇俩的公职人员,最多的时候一天会达40余人次!一个原本以文为生的作家,家破人亡后竟被逼为丐!

一起血淋淋的凶杀案,后来在北京召开奥运会期间,终于用强权压迫的方式“协商解决”了,70万元人民币,不但“买”走了我孩子的生命权,还试图“买断”一个作家的表达权。我夫妇俩回到家乡福建泰宁,受伤的心灵非但没有得到该有的抚慰,反而被不时伤口上撒盐。

中国出了个胡圣人和温圣人!因为撰文评说了胡锦涛和温家宝,我的住处在“几条线压下来”的警方行动中,被大群荷枪实弹的党国警察包围,我被“取保候审”了一年,现“取保候审”解除了,但“案件还没有撤销”,我夫妇俩要离开中共打造的魔窟,可护照办不下来。

因此我们仍然是求生不成、求死不能。蘸着我孩子鲜血的70万元人民币,只给我夫妇俩解决了一个住的问题。去广东前,我建筑的那幢房子以不到10万元的价格售出,最近被转卖了,“升值”到将近150万元,民生多艰由此可见。长期被封杀的我,根本就无法真正展开生活。

生存乃人类的第一需要。迫于无奈,我夫妇俩曾想以住房抵押贷款,过贩夫走卒简单的日子,可银行在并无放贷风险的情况下,竟说“不宜贷款”。我时隔3个多月写了篇文章,“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不料呈报坏了,我家迄今被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37天!

断子绝孙、断生活来源、断网、断电视、断喉(以各种流氓手段逼迫一个作家装哑巴)、断翅(不许被迫害者振翅飞向远方)……“断”字诀里的“伟光正”,就这样感动得我热泪盈眶。我是“罪有应得”啊,怎能喋喋不休,吁请抢人党立地成佛、洗心革面,善待人民呢?

这就是中共治下的人权!这就是中共治下的法律!这就是中共治下的言论自由!这就是中共治下的网络自由!这就是一个曾经为国防事业奉献过青春、曾荣立过军功的退役军人,正享有的幸福生活!这就是一个心系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的良心作家,所得到的结局和表达权!

我夫妇俩从去年冬季开始,就只能靠了向亲友借贷应付生活开支,不将手头的这套房子售出,生活便无以为继。我今天在网上拍卖我的军功章,并不能改变我的生存状态,就正如我那年愤而声明与中共决裂一样,主要是替自己感到不值,为着埋葬一段过去,表明一种态度。

为什么要一分钱起拍我的军功章?因为血泪现实就摆在面前,中共治下的各种所谓“荣誉”,最后将会被印证为一文不值。一分钱起拍,已经叫价叫得贵了,虽然这枚军功章当初曾给我以荣誉感,并且也是我能力的一种见证,可而今我发现它就是一块破铜烂铁,一文不值!

但愿那些还在为暴政效犬马之劳的年轻人,不会落到我今天这境地,甚至比我还更不济。闲话即此。号外!号外!当年荣立过军功的退役军人廖祖笙,著作颇丰的中国作家廖祖笙,在反动当局残酷的迫害中,愤而一分钱起拍他的军功章,谁出价高,就将他的军功章卖给谁!

写于2011年7月26日(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836天!廖祖笙居所被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3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