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荒野里的传说

传说荒野中原本并不存在肉食性动物。传说荒野中即使有了肉食性动物,它们的吃相也还有所顾忌,不敢像而今这般凶残。传说荒野中的肉食性动物拿捏准了草食性动物的痼疾,根本就毋需忌惮草食性动物群体或是身躯的庞大,于是终于横无忌惮,并演化成了嗜血的魔兽。

荒野里的牛群、象群在数量上和形体上,无不高于狮群等肉食性动物,但荒野的嫩草虽丰盈,并不会改变它们最终被猛兽分而食之的宿命。猛兽来袭时,独力面对的往往是单个的被猎食者,庞大群体要么旁观,要么丢下同类四散奔逃,这就难免养成猛兽在荒野的跋扈自恣。

又一个同类葬身于猛兽之口了。侥幸逃脱了猛兽围猎的荒野苟活者,庆幸自己还能看到明天的日出,庆幸还能享用丰盈的嫩草……从猛兽的利爪之下九死一生幸免于难者,得自个舔着累累的伤口,步履蹒跚面对危机四伏的将来。有了荒野的这惯性,荒野凶残的兽类怕什么?

暮色阴沉地无声合拢,兽王更是兽性勃发,草食性动物惊天的惨叫连连,就连鸹噪惯了的夏虫,也纷纷弃下浅唱,于惊惧中望风而逃。传说荒野中曾经是没有兽王的,猛兽自立为王,荒野中非但没有因其变得有序,相反更是惊心惨目,荒草间陡添累累的白骨与斑斑的血渍。

残月不忍目睹荒野的弱肉强食,于悲伤中洒泪隐身到云层里去了。夜莺瑟缩于树梢,因了痛恨血腥气息的不断扩散,而忍不住诘问兽王:这是王的本色么?荒野里的飞禽走兽,从来不曾拥戴你为王,你连自己制定的荒野规则都不遵守,凭何为王?凭何无尽残害荒野的众生?

兽王蔑视着夜莺的诘问,在猎物鲜血淋漓的尸体上自顾大块朵颐,被夜莺诘问得烦了,傲然张开血盆大口,咆哮如雷,怒吼道:不凭别的,就凭了残暴和无耻!夜莺无语,看到兽王的嘴角挂着血滴,惊惧得终于扑动了翅膀飞离树梢,不再守望这苍茫夜色中弱肉强食的种种。

传说荒野中的飞禽走兽,原先无不是真心爱着这一片绿地的。它们总以为自己也能像自己的先辈那样,在款款飘动的白云之下,守着低洼地带的一汪碧水,以及一望无际的丰盈嫩草,就这样在荒野之中,行走或伫立成一帧独特的风景,知足地伴着日升日落,直到终老之时。

但现实的狰狞,给荒野中的飞禽走兽带来了太多的惶惑和感伤。寒来暑往,曾经被荒野普遍认同的荒野规则,一如干涸已久的某个水潭,日渐荒草蔓生陷入荒废。越来越多凶悍的荒野走兽,在一片凌乱中,完全不按荒野规则规定的姿势行走。荒野为此诡异莫名,惊叫连连。

越是温柔淳厚的飞禽走兽,在荒野中越是容易被猛兽分而食之,荒原的生态在生生不息的猎食与被猎食中,不断走向失衡。荒野的苍生纷纷心胆俱裂,翅膀硬一些的,腿脚快一点的,早就逃到山那边去了。荒野中剩下的,多是些老弱病残,等待它们的将是猛兽凶残的猎食。

传说荒野里的恐怖,并不止于猛兽的凶残和无耻。荒野之所以日渐惨不忍闻,还因为在整个食物链中,步猛兽后尘,以求剩羹的豺狗、秃鹫等食腐类动物的不断增多。当猛兽展开猎食时,豺狗、秃鹫等等总是欢叫着围拢而来,它们快意于猛兽的凶残,因其又能够拣食剩羹。

在聊以果腹的满足面前,生之尊严对豺狗、秃鹫等食腐类动物简直就不值一提。猛兽扼杀草食性动物之时,豺狗、秃鹫等等为之叽叽喳喳、哼哼哈哈,欢呼鼓舞充当看客的同时,甚至自愿充当着帮凶。一块骨头一点残肉,就能唤醒食腐类动物的本性,它们活得异常的廉价。

但充当看客甚至帮凶,并没有让豺狗、秃鹫等食腐类动物们,就活得更加松弛,相反总是让它们终日神经紧绷。一方面它们日渐招致荒野众生的鄙视与仇恨,一方面,它们也同样或被猛兽猎食,或被追得魂飞魄散落荒而逃。豺狗、秃鹫的活法,在荒野中其实也非常的可悲。

传说荒野中飞禽走兽的食性,其实也是可以改变的。一个显见的例证是,有些海洋生物后来演化成了陆生动物,而原先的有些陆生动物,结果却演化成了水生动物,甚至两栖动物。荒野中实质并不存在完全一成不变的物种,关键还是要看有些物种是否甘于进化、愿意进化。

传说荒野里的生灵,本是可以共享云淡风轻、鸟语花香的,全无必要终年铺排着血腥和杀戮。荒野给每一个飞禽走兽以同样丰厚的馈赠,肉食性动物和草食性动物并不会因为食性的不同,就改变其循环属性,任何飞禽走兽在荒野留下的排泄物,同样气味不佳并滋养了荒野。

传说荒野里的一草一木,本可蓬勃生长。荒野里的事无巨细,在飞禽走兽们也是可以共同规划的。传说荒野里本无狼子兽心,本不必剑拔弩张……然而传说终归是属于传说,当嗜血的魔兽在荒野中只知道逞凶于弱肉强食的妄为时,其兽性已难收敛,对荒野更难萌生出怜惜。

荒野里的轮回,终于在兽性挥洒殆尽之后完成。而今荒野中的某些魔兽,自恃凶残“强悍”,自认无以匹敌,但和史前的巨无霸们相比,和恐龙的高大威猛相比,它们又算得了什么呢?过去的恐龙到哪里去了?过去的恐龙已经灭绝了!而恐龙其实本来也是可以免于灭绝的。

传说荒野里的飞禽走兽,迫于生存的需要,是存在自我觉醒的本能的,并且能完成自我进化。更何况一次次的以众凌寡,一次次的血腥杀戮,在荒野中会不经意地起到示范作用。荒野中的羚羊是弱小的,但羚羊一旦意识到逃避就意味着死亡,群起抵抗,能把任何猛兽撂倒。

荒野中的蚁群就更是弱小,可当蚁穴总是遭到某个走兽的践踏或破坏时,愤怒的工蚁倘使群起攻之,蚁群完全能让这走兽化作一具骨架……荒野向人类展示了它最原始的一面,它衍生了种种意味深长的传说。凝眸荒野,回望人类,即便是微尘一粒,也能给人以哲思与启迪。

写于2011年7月25日(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835天!廖祖笙居所被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13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目前电话:(0598)7861331 13860527331 13799156861
廖祖笙目前住址:中国福建省泰宁县金乾水乡1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