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詹昌政:祖笙其人其文

他说他要写一本书。他真的就写了。这正如他说要经商去了就辞职一样,言必信,行必果。

你打开这本《上帝就是你自己》,其实是他打开了自己:曲折的经历、率真的性情、豪放的人生态度。与一般散文集子不同的是,它笑谈独特的人生见识,通俗得近乎街头闲聊,嘻嘻哈哈,全然不顾散文的招式、套路。正因为此,读来轻松、亲切,油然而生自己就是“上帝”的豪气,心头的愁云迷雾也顿时散开了。

这,或许也就是祖笙的本意吧?

那年春节,泰宁县文化馆搞征文比赛,祖笙夺得了小报告文学二等奖。

这一年,他14岁,还是个初中生。

第二年,《三明报》创刊,两位副刊编辑来县城办讲座。因为业余写点诗,我也去听了,便见到了祖笙:个子瘦小,文静中隐隐显露着冷峻、倔强的个性。谈起文学,他眉飞色舞,充满了激情。他捧出一大叠诗稿给我看:昂奋的情怀、哲理的思辨、优美的语言。令我惊异、钦羡,遂成文友。

不久,他发表了小说处女作《水》。

后来,他参军了。来信说,在新兵连当文书;来信说,在团部搞新闻报道;来信说,去了师政治部;来信说,发表各种稿件300余篇,荣立了军功……他有一股子闯劲。

探亲期间,他特意到离城十里的一家工厂看望我。当时,我正处于创作的苦闷期,他来了,如一团烈火,又燃起了我的创作热情。我们借着酒兴,聊文学、谈人生,意气风发。彼此约定,给对方出的书写序。他竟然至今守着多年前的这个诺言。

此后,我离开了小城,懒散成性,与许多朋友失去了联系,也包括祖笙。但我读到了一篇报道,说是泰宁城关有家笙箫艺庄,利用街头广告,把人造花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老板名叫廖祖笙。

是他!重逢时,彼此一声惊呼,相隔十年却一见如故。他依然瘦削,然而干练,风趣健谈,一团和气让人心热。那一夜,在他家我们大碗喝酒,聊到很迟。他说,退伍后在某新闻单位既当记者又当编辑,这期间上了大学,后来辞职了,凭着借来的三千块钱开起了人造花店。为了促销,他在店门旁竖了块广告牌,每隔三五天就换一次诗一样的广告词,硬是把这种温情消费在小城从无人问津炒成了时尚。创业的艰难困苦一言难尽,他只啧啧慨叹,但我听出了那是坚强的心声。他乐观、自信,对经商蓄有丰富的灵感,尽管忙得连轴转,仍雄心勃勃想办公司,想办厂,想把他今生的欢笑和泪水写成一两本书,撼人心弦,并让人感觉耐读……

我笑了,经商是条不归路,如此投入,他会回头?

后来,我调到一家报社当副刊编辑,也没见他写过一个字来。我想,文学对于祖笙来说,只是少年时的一个梦,值得怀念罢了。

谁知,去年他寄了篇散文来!他真的写了,依然言而有信,并且文笔轻松活泼。发表后,许多读者惊奇地问:新作者有这么好的文笔?但他声明,只写给你看,不图发表。这一“看”,我就像读信,时不时解了忧愁。不久前,他说:想出个散文集子。我蓦然惊觉,半年间,他已写了近百篇,十多万字了。

这些或写于旅舍失眠之夜,或写于列车上的散文,文笔都很活泼,诙谐风趣,看不出商海弄潮的疲色倦意。一腔激情恍如出自天之骄子的得意人生,彻悟练达的阅识让人怀疑坎坷曾遭遇过他。越读越觉得他不是在刻意写文章,而是随心所欲地袒露心襟与朋友们聊天。在他看来,文章的可读性是首要的,而前提是为了沟通心灵。所以,他的散文每每从自己的经历侃起,侃出独特的人生见识,给人以启迪。

见惯了世态炎凉,饱尝了辛酸滋味,就有了淡然处世的洒脱,对人生更执著于以人为本,按他的说法叫:人就等于人。他关注的不是生存环境,认为个人采取的生活态度和方式,完全可以决定顺境中的进取和逆境中的奋起,颇有“得即高歌失亦歌”的超脱意味。

人生就是奋斗,奋斗不就是吃点苦吗?苦痛之际不要拿良知去换取廉价的欢乐和虚荣——这已构成祖笙心田守住的一方净土。因而一旦触及这个“兴奋点”,往往触类旁通,一篇脱稿,兴犹未尽,非得写个系列才畅快。

这是以人生阅历、生活感悟为基础的创作方式,顺手拈来,自然流泻,有一吐为快的创作冲动,也有完全表情达意的惬意感。不然无法想像,为什么避开商界利润的诱惑,迷醉于笔耕的苦累而自得其乐?并且往往个把钟头一挥而就千把字的怡心之作?正是因为有感而发,发而只为有益于他人,所以,他的散文不矫情,去粉饰,无斋味馆气,一派率真,全是人间烟火中的七情六欲,通俗而不庸俗,浅近但不浅薄,随意然而深刻,展示的总是健朗、豪放的个性风姿。

我欣赏他行文的狂放不羁,并且认为,为文宜野,务必让灵气和血气同时贯注其间,于谈笑间把人生的迷雾拨开,让心灵得到一次次的解放。但我无法认同他个别篇什的偏激观念,甚而觉得如果尖锐、辛辣失当,可能会制约了视野。当然,这只是我一人的感受,不足为训。

换个角度思索人生,就有了新的感受。祖笙说,在写这些文章的过程中,他把自己写开朗了。那么,相信你笑读这本散文集时,也能读出好心情。

是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