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16 廖祖笙:民工不能进的公厕还叫公厕吗?

“既然是公厕,为什么我们不能用?”工地工人丁永生说。丁永生所说的公厕位于北京宣武门外大街崇光百货东南100米处,这个公厕的管理员不让附近的民工进入。公厕值班员武先生称,民工们使用公厕时不注意卫生,给附近居民带来了很多不便。(据11月16日《京华时报》)

顾名思义,公厕就是大家都可以共同使用的厕所。民工不能进的公厕,还叫公厕吗?该公厕公然排斥民工,说穿了不是民工“不注意卫生”,而是公厕管理者缺乏应有的平等意识,拿着鸡毛当令箭,丁点权力在握,就居高临下,表现出了不该有的狂妄。

在有些人的眼里,民工就是邋遢、素质低下的代名词。殊不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没有谁生来就愿意是邋遢和素质低下的。武先生无疑更愿意当老板,或坐在大机关上班,而不愿意呆在某个公厕值班。别人没有因为他是一个公厕值班员,就不允许他乘坐公共汽车,或是禁止其进入饭店,他又有什么资格把民工阻挡在公厕的门外呢?

和许多身上洒着高级香水、温文尔雅的男女比起来,武先生或许也是“不注意卫生”的。但更多的社会成员并没有因为武先生的“不注意卫生”,而在公共场所对其排斥和歧视。西哲说懂得平等待人,是最伟大、最正直的品质,武先生似乎还不具有这样的品质。想想看,在北京那样一个高官和巨贾如云的地方,如果人人都像武先生这样待人,他这个公厕值班员又能有多少立锥之地?

当前贫富矛盾日渐突出,我们在日常工作中,尤其要注意方式方法,力争消除矛盾,而不是凸显矛盾,制造人群的对立。郭松民先生在谈到仇富问题时,如是说:“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靠呼吁‘不要仇富’是不行的,靠炒作‘私产入宪’也不行。惟一可行的,是富人群体的理性和成熟,赶紧从暴富带来的眩晕感中走出来。”和真正的富人相比,在公厕任值班员的武先生显然还谈不上富有,但这种近似于武大郎欺负三寸丁的做法和认识,也同样是激化矛盾的一种表现,不利于促进社会和谐。将心比心想想,假如武先生憋屎憋尿,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公厕,那些活得比你更优越的人也以你“不注意卫生”为由,不让你进入公厕,要让你活活憋死,你又会是怎样的感觉?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头一次发生了。据悉,北京某村为了禁止民工如厕,还专门派人守在公厕门口,只要看到民工就不让进。此类怪事发生在首善之都,影响尤为恶劣。构建和谐社会,不能只是说说而已,可当上个公厕也要分出贵贱时,这社会还怎么去和谐?武先生们注意到了民工如厕时的“不卫生”,却忽视了自我认识的“不卫生”,我看都得荡涤一回,这世界才会变得更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