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18 廖祖笙:夜间漫步偶思

夜幕低垂以后,江面来往的船只便少了,江里的肥鱼欢快地在水面追逐跳跃着。月色温柔,灯火阑珊,江面倒影摇曳多姿,在妻儿眼里恍如仙境。

月光轻柔地勾勒着树影的婆娑,也恰到好处地勾画着妻子窈窕的背影。在沉寂的桂花树下,我注视着两个倚栏的背影,心里漾起的有满足,也有温情。妻儿望江,我望妻儿,一家三口的眼里,此时有不同的风景。

冷月在中天和江面并行。想这月光,此刻也一样温柔地洒在家乡,洒在我母亲的窗前。夜虫于低吟中问我:你来自何方?我说,我是亲人从故乡放飞的一只风筝啊,不论我飞得多高多远,也挣不脱亲人牵挂的视线。当母亲在念叨着游子时,我除了在电话中故作从容,对她说“我一切都好”之外,还能说些什么呢?江水在无言地流淌,一如我胸中思乡的柔情。

我感谢夜色赠我以温柔,也感谢此刻正说笑着的妻儿。当你即便走向天涯,身边也有坚定的身影无怨无悔地随你同行时,波澜的起伏以及黑夜的凄清又算得了什么呢?有了生死相随、碧海青天似的亲情,哪怕天际乱云飞渡,我们驿动的心灵也有了休憩、快慰的一角。人生,有时可如我身旁的这棵古树,根深蒂固寸步不移,有时也可如江面泰然飘动着的那一簇簇浮萍!

我当然知道那江中蕴藏了多少的悲欢离合,也知道美丽的江面覆盖了大鱼吃小鱼时所散发的各种血腥,但要改变一条江,终归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了然在忙碌的闲暇,也得善待身旁的种种。晚风知道我此刻凝视妻儿的目光里,字字句句,写有着多少的温情。

我走上前去,左手牵着妻子,右手牵着小儿,在异乡的江堤上且走且停,居然感觉不到丝毫的伶仃。望着夜色中那成双成对的身影,我的心底在对他们悄声低语:珍爱你眼前的所有吧,当你的身旁有了可以紧握的双手时,漫步人生,你也就有了足够的底气,并有了顽强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