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18 廖祖笙:忆想那蝉吟

夏日使人慵懒。写书写得倦了,我常常会坐到窗前去,点燃一支香烟,就着一盏清茶,长时间看窗外的风景。

我的生命,便也在这样的闲坐里,如指尖燃烧的香烟一般,一节节不经意地消耗着。

窗外的江面上,有款款飘动的浮萍,也终年有渔舟和轮船在往返。江堤上有虬枝横生的古木,有如茵的草坪,有璨美的鲜花……这样的一方风景,望久了便觉单调,但对都市中人而言,它已经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奢侈了。

总隐隐觉得这一方“奢侈”的风景里缺了点什么。是日骄阳似火,把玩了几幅水墨画,我便陡然忆想起故乡那如潮的蝉吟,于是也觉察出了这一方风景的缺憾所在。是了,正是少了蝉的歌吟,这窗外的风景才让人无法领略到自然的真趣,也无法淡了世俗的心情。假如江风能送来蝉儿的声声浅唱,在这样的季节,该会给人带来多少柔和清爽的意境,又能给多少浮躁的男女增添心灵上的宁静啊。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蝉的合唱,总像是魔术师手中的魔棒一般,只那么轻轻地一带,便为我们所处的环境注入了如梦似水的静谧。记忆中的蝉吟让我攸然忆想起故乡小屋后面的青山,也想到了在蝉吟的陪伴下,自己心如止水在书案前或读或写的那段日子。心里由此多了几分自恨,添了一丝感伤。

放眼望去,江的对岸满是是石屎森林,又哪来的青山连绵和蝉吟如潮?在喧嚣的城市,是听不到这种仙乐般的自然之音的。蝉吟只属于天造地化,是天籁和深山的一部分,在或美丽或丑陋的城市,遍布了表里不一的奢华与人事,少有让人同自然合一的闲适和愉悦。久居闹市者若能沉下心来,到山间去静听几次蝉的浅唱和花开花落的声音,我想对于疲累破碎的人生,应该是大有裨益的。

我们可以用精美的笼子,去关养种种有着动人歌喉的鸟儿,却无法让蝉儿成为我们的囚徒,并在一种丢失了自由的环境里为我们歌吟。蝉的生命是短暂的,它在黑暗的泥土里蛰伏了不短的时日,飞上树梢鸣唱不了几天,便如流星似的落下树来。随着日升日落,它的躯体也很快腐朽成泥,世间再也不会有这只曾经欢唱过的蝉儿存在了!

蝉用短暂的生命,为世人奉献了天籁;我们短暂的生命,又为人世奉献了什么?

蝉儿不知疲倦的歌吟,让人深思,催人奋进。遥想当年,常有蝉音入耳时,我总是不避劳苦,在繁忙的商务之余仍不肯让手中的笔杆停歇。在能量喷发的那两年,我不仅连续出版了5部散文随笔集,还同时为多家报刊写着专栏。蝉的声声提醒,在那年那月让我清晰地感觉到了生命的丰厚和庄严。而这些年来,有了更好的读书和写作环境,自己却有太多的时候沉迷于无谓的忙碌和追逐中了。想到销蚀了的那许多时光,我心里有淡淡的悔恨,也有跻身闹市者常有的那诸多感伤。

忆想起如潮的蝉鸣,以及因了蝉吟烘托出来的静谧,便渴望自己的心灵在红尘之中能陷落寂静。寂静是人生的一种境界,只有拥有了寂静的心绪,我们的人生,才会少了千般无谓的追求,而多了几分超然的觉悟。人的一生,说长也不长,当你无所事事或徒添心累时,何不想想那蝉吟?在未知的某一天,我们一样得像蝉儿一样从生命的大树上无奈地跌落下来,就是想歌吟,也不再可能啊!

摁熄了手中的烟头,我的心里,在企盼如潮的蝉吟飘扬进闹市,飘扬进人们的心田里。

假如今夜有梦,梦中该会有故乡的田野,有如黛的深山,当然也会有蝉的故事,蝉的歌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