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19 廖祖笙:他们为何乐于看人跳楼?

3人情绪激动地坐在商场楼顶,随时都有跳下的可能。可是个别围观群众不但不劝解,反而发出令人反感的声音,“赶快跳呀,等半天了!” 有的人甚至说:“我就知道他们不敢跳,要不早就下来了,等什么呀!”两名逛街的女孩看到后,随口说出:“跳下来多好玩呀,我还没看见过呢!”七八个学生模样的孩子看到后,竟大声地说出:“要不咱等一会儿,也许他们就跳了呢。”(见11月6日《每日新报》)

乐于看人跳楼者其实早已不能用个别二字来概括。9月18日的《华商晨报》就有报道说,一女子在沈阳欲跳楼,有上千人次围观,有人搬来板凳看跳楼,有人为了看热闹,竟回家拿了饼干和矿泉水后又匆匆赶回守候;4月4日的《重庆时报》则报道,一男子欲从8楼窗口跳下,现场围观者竟狂呼:“跳噻,不跳我们走了哟……你崽儿没得脾气,浪费我们的表情……”在冷血看客日增的时下,我们有必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他们为何乐于看人跳楼?

哲学常识告诉我们,世界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一个人对自身的认同程度,往往建立在同旁人攀比的基础上。当生活的大山一座座向人们压迫过来之时,感受到巨大生存压力的人们往往只能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类的机械对比,来暂且抚慰疲惫的心灵。有些人看到旁人已经走到“活不下去了”的地步,再看看自己所面临的困境,或许寻得某种慰藉:看啊,人家都要跳楼了,我还不用跳呢。

过大的生存压力容易使人类的道德走向败坏。狄德罗早已指出:如果道德败坏了,趣味也必然会堕落。乐于看人跳楼,当然也是趣味的一种,只是当事者未必会感觉到此趣味的堕落。在这种情况下,公共服务部门本来更应加强自身的公共责任感,自觉起到公共道德指引的作用。可我们的一些公共服务部门,又是怎样给公众指引道德方向的呢?

有什么样的公共决策,就会有什么样的公共道德。当一些本该成为道德符号的公共部门唯利是图,遑顾公众疾苦,用乱收费、高收费的大刀频频砍向公众时,冷血在恶劣的示范中就会随之风行,人毕竟是会受所处的环境影响的。如果困扰公众的一些社会问题还长期留存下去,那么乐于看人跳楼的男女将会日趋增多。在公共道德一再不良的指引下,并不是每个社会成员都能永久坚守自我,成为超现实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