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22 廖祖笙:瓜分综合症

8个月就敛财500多万的“卖官书记”武保安被推上了被告席(见11月22日《华商晨报》)。从法学角度讲,他触犯的是律法;从社会观察的角度而言,他感染的是瓜分综合症。

瓜分综合症?是的。我们的社会并非处在真空中,社会成员难免会遭到病菌的侵蚀,权力在握的部分男女也不例外,如果免疫力不强,自控能力差,不注意思想卫生,尤其容易感染瓜分综合症。这种病症的主要表现是将国有财富恶毒进行瓜分,病发时血压升高,良知下降,狂躁症状明显。

武保安从卖官的第一条开始,中枢神经就已经被瓜分综合症病毒所控制。21日的《中国青年报》披露说,有些官员为保住头顶乌纱,逢年过节给武保安送公款当礼金,还“公私分明”地带上单位的会计 ,以见证自己没有私吞公款。“卖官书记”太清楚这种性质的受贿其实就是对国有财富的一种瓜分,却仍然瓜分得有滋有味,瓜分得越发疯狂。病人常有反常表现,瓜分综合症患者病发时主要症状是渐趋疯狂。

因为一再病发,瓜分综合症患者武保安已被收治,未收治的同类患者还有不少:部分国企的领导,以堂皇的名目使自己的年薪是企业员工平均工资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少数地区的官员,在“安全”退休后可拿近30万“廉政保证金”,为保廉政的“公积金”则全部由财政支出;有些地方在反腐的大旗下,对公务员的各项福利进行货币化改革,仅公车改革,正处级领导职务每月补贴就达数千元,折算后打的费用每天可跑近百公里……嗟叹:我国尚为发展中国家,兴国之路漫漫,百姓艰难颇多,又如何经得起如此凶猛的瓜分?

只有不孝的儿女,才会不顾母亲的安康和未来,苦苦相逼,变着法子对母亲的、全家的财富疯狂加以瓜分。祖国啊,我亲爱的母亲,请暂且收起您慈祥的笑容,严厉惩戒品性顽劣的孩子吧!

有数据说,中国的抑郁症患者已经超过2600万。看到瓜分综合症经年蔓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已经抑郁了。在梦里,我常为母亲哭泣,也常看到母亲的脸上,挂着恨铁不成钢的泪花。

新闻来源:

http://news.sina.com.cn/c/2005-11-22/07157503038s.shtml

http://news.sina.com.cn/c/2005-11-21/0450835446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