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23 廖祖笙:有些道德指控是苍白的

梨树县泉眼岭乡蒋机房村村民王树国,在多次上访无理要求未被满足的情况下,于今年4月20日再次进京上访,并在天安门广场将随身携带的汽油点燃,造成群众围观、广场秩序混乱,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当场抓获。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其提起公诉,经公开开庭审理,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王树国有期徒刑一年6个月。(11月23日《城市晚报》)

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在公共场所点火闹事,这种走极端的行为应当惩处。我关心的是,村民王树国到底有什么样的无理要求,或蒙受了怎样的冤屈,导致他一再上访,并最终走上极端。遗憾得很,通篇报道看完,我只看到这条消息不只一处提到王树国有无理要求,究竟怎么个无理,却不着一字,换言之也就是对必要的新闻背景只字未作交待,由此我认为这条消息的写作是失败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文字的公信力?

世间万事万物,多有着因果牵连。王树国只要神经没有错乱,就应该会预想到向强势的一方一再提出无理要求,并愤而在公共场所闹事,最终会导致什么结果。假如他的确无理,如此胡搅蛮缠,将其前因后果披露报端,对公众能起到强烈的警示作用;假如他有理,被官僚、强权逼得失去了理智,那么对这一个案加以剖析,对完善法制建设、促进工作作风,也有积极的意义。为何要将本该交待的新闻背景隐去或是忽略呢?

只有指控没有佐证的道德控诉是苍白的。消息道明了王树国点火闹事,因此他的领刑在公众看来是咎由自取,有强劲的说服力。可无理要求呢,他怎么无理?公众无从判断。这就像张三劈头盖脑说李四很坏,怎么个坏法,却只字不说,或说不出来。如此,旁人如何相信李四确真“很坏”?

客观是新闻的生命。一条写作成功的消息,不一定要面面俱到,但新闻五要素还是不能丢的。记者不是判官,如果报道不能道出王树国“无理要求”的事实佐证,记者就无权将“无理”的道德指控强加在当事人的身上,否则其敬业精神就值得怀疑。在以往的岁月里,我们已经吃过太多不实报道的亏,这样的亏不能再吃下去了!

新闻来源:http://news.sohu.com/20051123/n22756865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