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25 廖祖笙:怎样才能促医改幡然醒悟?

周五和周六是我的“法定”休息日。作家也是劳动者,法律说劳动者有休息的权利。在富人看病尚且不易的今天,我辈就更得提防积劳成疾。想到昨日那篇病人住院67天花掉近140万元的报道,不禁翻出旧作两篇,稍加整理,权当这也是一种休憩。

6岁童卖报救母是谁的耻辱?


廖祖笙


5月8日的《重庆时报》有消息说,一个叫南南的6岁儿童颈上挂着“卖报救母”的牌子,在南坪步行街卖报。2003年,南南的母亲开始患上溶血性贫血伴再生障碍,住院用了10多万元,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南南的母亲告诉记者:“去年为了我治病,家里就已经掏空了。现在我得了这种病,又治不好,如果我放弃(治疗),就不会连累家人,连累南南。”

这样的报道不忍卒读。生老病死本也寻常,可当病魔袭来之时,竟要让一个年仅6岁的孩子走上街头,卖报救母,我禁不住要如此质问:这是谁的耻辱?重负逼迫而来,以个人的能力无法承受,如需把千斤重担搁在6岁孩子的肩上,那么还要那许多的机构臃肿地存在做什么?!

这类人间惨剧其实已不再是新闻。翻开近年的报纸,因病而倾家荡产而等死而自杀者大有人在!泣血的呼唤不绝于耳,医院收费的刀子却锋利依旧。改革啊改革,医疗体制的改革年年改月月改,“改”出的结果是改和不改没有任何的区别。今天是南南的母亲在家等死,明天呢,会轮到谁?你的钱袋不足以填满医院张开的血盆大口,生命便随时可能终结。病魔在不断潜步走向苍生,漠视南南的卖报救母,就等于是在慢性自杀!

就看病难的问题,我们已在太多的文本中看到了理性的分析和可行的建议,然而,这些来自社会群体的智慧,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了吗?许多问题并非无法解决,而是部门利益至上,避重就轻,压根就不想去解决。医疗机构以盈利为宗旨,而非脚踏实地救死扶伤、服务苍生,整个指导思想已然错位,煞有介事自我整改,公众看病难的问题还怎么去解决?我不想如祥林嫂一般嘴边再挂相关的建议,因为我深知对漠视公众疾苦、以盘剥病人为能事者奉献再多的智慧,最后也一样是说了等于没说,我不想侮辱自己的脑汁!(撂下狠话不想再关注医改,可最终还是于心不忍,还是在反复“侮辱自己的脑汁”。不是哀莫大于心死,而是哀莫大于心不死啊——作者后注)

卖身救母这类情节,出现在描述旧社会的影视作品中;卖报救母,正鲜活地展现在我们的身边。这不仅在拷问着现行的医疗体制,也在拷问着一些部门领导的良知。如果说6岁孩子的卖报救母,尚且不能让我们的医疗体制幡然醒悟,反观自身,那么还有什么更悲惨的故事,能促其确实整改?南南母亲的绝望,以及南南的卖报救母,是控诉,正在将冷硬的现实和心灵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新闻来源:http://news.runsky.com/homepage/n/
social/n/userobject1ai549404.html


接下来还将卖什么救母?


廖祖笙


在重庆的解放碑八一路口,日前传出一段动听的扬琴声,扬琴前挂着写有“卖艺救母”四个红色大字的条幅,一名40来岁的中年男子正在弹奏,红色的塑料桶里放着不少一元、两元的纸币。老黄说,母亲的病已经花掉了家里几乎所有的积蓄。 (据10月30日《重庆晨报》)

基于以下两点判断,笔者相信老黄说的是实情:一.一个能把扬琴弹奏到动听程度的中年男人,素质应该不低,也太清楚何为自尊与不孝,以救母为幌子讹人钱财的可能性不大;二.这类真实的个案此前屡见不鲜,就在今年5月8日,重庆媒体就有消息说,一个叫南南的6岁儿童在南坪步行街卖报救母。南南的母亲住院用了10多万元,同样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救母并未止于卖艺和卖报,卖身救母、卖肾救母、卖骨髓救母、卖粮救母、卖前程救母之类的消息此前频现报端。就连安徽一名公安局长,为给妻子和母亲筹集巨额医疗费,也不得不卖掉房子,并举债30多万元。在看病贵这座大山的压迫下,社会成员种种原不可舍弃的物件和品质正反复被挤压成商品,进入市场畸形流通,此乃人类发展史上莫大的悲哀。不可典当的种种为着看病,已硬着头皮典当得差不多了,看病难的大山再这样高耸下去,我不知当代人接下来还将卖什么救母。

母爱的光辉照耀着全人类。母亲辛劳一生,病卧在床,因医院张开了血盆大口,作儿女的典当了种种也未必能保全其性命,这对人性来说,其摧残程度绝不亚于炼狱!现行的医疗体制一再以凶狠的姿态面对病患,当人心日益变得冷酷,人们日益为着金钱而变得不择手段时,我们该当想到社会的某个局部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病症,要想让病原体不再继续扩散,就不能容许病源的存在!

医改不成功已成定论。怎样确实推倒看病难这座大山,相关部门给出的答案到今天为止还是零。在这之前,笔者看到太多的人为医改献计献策,无一例外的是说了等于没说。是,完善社会医疗保障制度不是在短时间内就可以一步到位的,可在此制度走向完善之前,是不是至少得有某种权宜之计?然而,就连确真奏效的权宜之计,公众至今也还没有看到。一种有目共睹、关乎生命的体制弊端,在加以整改时怎可如此漫不经心、拖沓而又懒惰?公众的批评难道都是无的放矢?纷纷扬扬的建设性意见,难道无一值得听取?

千经万典,孝义为先。当卖X救母的现实一再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时,每一个人的良知在严峻的现实面前均需反省和下跪。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为看病贵而撒手西去;一个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因为看病贵而坠入深渊。不知卫生部的官员们,是否还依然吃得香、睡得甜。仅仅意识到问题的存在这是远远不够的,让看病不再成为富豪的专利,让人们不再因病返贫、因病致贫,这对医改来说才是硬道理。如果状况依旧,这改和不改,又有什么区别呢?

新闻来源:http://www.cqcb.com/gb/map/
2005-10/30/content_7704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