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29 廖祖笙:为富婆拉皮条的报人无资格办报

西哲说报纸和太阳一样,它们共同的使命就是给人带来光明。可我们现在的有些报纸,给公众带来的又是什么呢?

11月29日的《华商晨报》有消息说,“富婆借种”和类似“富婆找地下情人”的广告近日登在葫芦岛一家平面媒体上,民警表示最近已经接到很多类似的报警,都是把广告登在外地报纸上。另据《南京晨报》此前披露,9月21日重庆共有13名“富豪女子”在报纸上刊登了“借种”广告。这给读者带来的是光明吗?这样的报纸,分明铜臭熏心,降低了传播载体原有的普适性地位,为读者展现的是扭曲的视野!

在社会大转型时期,种种困扰公众的社会问题接踵而来,稍有社会责任感的报人此时应该首先想到的是激浊扬清,自觉肩负起该有的社会承担。著名新闻人普利策说过:“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上的了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地发出警告。”在报社从事广告工作的男女虽然不用采编新闻,但也应该近朱者赤,怎能在利益的驱动下,俨然不顾了传媒该有的矜持和庄严?发布此等广告,是典型的道德失范,在一定程度上将直接导致公众认识环节的错位。职业操守产生严重偏移的报人,窃以为没有资格办报!

马克思认为报刊是促进人民文化和智育发展的强大杠杆。一家报社要在无序竞争中求生存,求发展,固然也要注重硬件的建设,但无论怎样趋利,也不能忽略了报纸潜在的杠杆作用,更不能为着逐利不惜给社会添乱。多少思想家和新闻界的前辈,都曾振聋发聩地向我们阐明过办报的重要性,在报社工作的男女只要还记得自己是一名报人,就应该从观念形态上对自我的传播道德时刻加以维护。“报纸是大众的老师,一页页阅读不尽的报纸是我们民族的光荣”(比彻语),为借种铺床、为富婆拉皮条的报纸,能让公众读出民族的光荣吗?堪任大众的老师吗?这样的报人,其职业字典里已然缺失了羞愧二字。

一份办得出色的报纸,不仅能够贴近时代贴近心灵,墨香中还肯定飘逸着浓烈的人文关怀气息,有凛然的正气,有撼人心弦的清音,有对任何收买行为与生俱来的不屑……而乐衷于为借种铺床、为富婆拉皮条的报纸,别说具有这样的品性,就连黑格尔所说的“主观意志的法”(道德),也已荡然无存。改革开放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有千般的活法,那些受不了传媒道德约束的所谓报人,还是趁早饶了读者,干点别的什么去吧!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s/
2005-11-29/0248842995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