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1-29 廖祖笙:打破医疗垄断不能犹抱琵琶半遮面

卫生部部长高强近日透露,将继续深化城市医疗服务体制改革,改变医疗服务基本由公立机构垄断的局面。应该考虑通过改革将一部分公立医疗机构改制,由社会力量举办,为群众提供不同层次的服务。(据11月29日《新京报》)

要充分满足人民的基本医疗需求,全面开放医疗市场势在必行。我认为打破医疗垄断的步子可以再迈大,不要仅仅局限于将一部分公立医疗机构改制,应允许有行医资格的私人兴办诊所。当私人诊所像服装店、精品店一样遍地开花时,整个医疗市场也就会进入良性循环,届时患者花最少的钱,就不难买到最满意、最方便的医疗服务。

公立医疗机构改制后由社会力量举办,假如没有强劲的经济来源支撑,其非营利性质日久何从保障?营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其垄断经营地位在一番改革后,只是由绝对垄断走向了相对垄断,患者因为选择无多,来日也还得面对医疗暴利。这就像过去的大酒楼都属于国营企业,如果改革开放后只是将一部分酒楼转制,让社会力量去经营,不允许小吃店、小饭馆的存在,那么市民在街上吃饭,也就不可能会有今天这样的便利。

对医疗市场的管理,绝不意味着从高度垄断走向相对垄断。只有让大医院退休、离职的医护人员,以及从医学院毕业、有意自谋出路的青年,都可以自由加入到医疗市场里来,我们的百姓在就诊时,才可能真正面临缤纷的选择,才不至于为了挂号看病,在医院排队一排就是几小时。而眼下,私人要领取行医执照,殊为不易。大医院退休的主治医生和医学院的毕业生,医术绝不在当年的赤脚医生之下,为什么赤脚医生可以坐堂问诊,有丰富临床经验和受过相关系统教育的人,因为不在体制内,要获得行医资格就难上加难?

关于打击游医,公众的耳里早已听得长出了老茧。无可否认,有些游医只是在蒙人钱财,但有些游医却有独到的医术,只是没有行医的执照而已。相关部门在进行管理时,其实完全可以去芜存菁,把这一部分医疗力量打造成“正规军”。不要去管他是白猫还是黑猫,能为群众减轻病痛、把病治好的就是好猫。医术如何,群众自有口碑,如果医疗市场全面放开了,滥竽充数的游医还用得着一再去打击吗?

远的不说,就近说香港吧,允许公立医院和私人诊所并存,香港市民就不用面对看病难的问题。把打破医疗垄断的步子迈得更大,国人就诊的春天就会更早一天来临!

新闻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
tz/20051129/075642035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