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01 廖祖笙:缘何遭遇艾滋数据尴尬?

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在日前召开的全国防治艾滋病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我国实际掌握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比例低,原因之一是有些地方担心报告疫情上升会影响政绩,影响地方经济发展,不愿广泛开展检测工作,个别地方甚至不愿如实报告疫情。(12月1日《第一财经日报》)

这种情况的确存在。以云南为例,早在1989年,瑞丽市就检测出146例艾滋病感染者,但此后10余年间,地方政府紧紧捂住盖子,导致艾滋病感染者日趋增多(4月7日《中国青年报》)。目前,中央财政艾滋病防治专项经费年投入已增至8亿多元,而实际掌握的艾滋数据并非真实疫情的反映,这笔专项经费能防治出一个什么结果来,实在还只是一个未知数。

缘何遭遇艾滋数据尴尬?原因是多方面的,并不止于文前所述,它值得我们深刻反思:

我们曾经在极左路线上蹒跚前行了多年,长期缺乏正视现实、正视历史的勇气。这种报喜不报忧的工作作风,深刻地影响着社会的各个角落,特别是公职人员。这样的过去,应该让它永远归于过去。人类的文明史告诉我们,没有真实,也就没有一切,只有勇于面对一个真实的自我,自信才不会弃我们而去,自欺欺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是战胜自然灾害和人道灾难最好的办法。

“官出数据,数据出官”,用人体制的弊端也是目前我国遭遇艾滋数据尴尬的一个根本原因。有些地方的官员对当地疫情隐瞒不报,说得堂皇些,是担心会影响当地的改革开放形象,不利于招商引资;说得真切点,其终极原因还是怕影响了自身的加官晋级。不坚决杜绝“官出数据,数据出官”,人道灾难的盖子被紧紧捂住的事还会不断发生。

目光短浅、责任感缺失,是滋生艾滋数据尴尬的又一土壤。有些地方官员,眼里只有仕途前程,他们在隐瞒疫情,不顾当地群众安危的同时,甚至已经忘了自己的子孙将来也要在同一片土地上生息。更有甚者,为了展示虚假繁荣的需要,为了“丰富生活”的需要,还一再默许、纵容挂羊头卖狗肉的污秽场所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这样的地方官员,又怎会自揭其短,给出真实的艾滋数据?领头雁的素质,直接关系到雁群飞行的方向和命运。

人类的发展史,从某个视角看其实就是战胜各种灾害和灾难的演绎。在艾滋病正朝人类汹汹而来之时,除了重展真实和理性之旗,认真迎战之外,人类已别无选择。任何地方,任何官员,隐瞒真实的艾滋病数据,不只是对当地的人民犯罪,而且是在对全人类犯罪!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
2005-12-01/0258845265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