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05 廖祖笙:这哪里是医院?这分明是魔窟!

记者曾见到用铅笔潦草地写着“天天挨打”、“我害怕”、“快带我回家”等字条,是患者在护士短暂离开的间隙给家属留的。可当记者询问患者家属,既然对ICU病房的工作人员已经不信任,为什么不投诉呢?富秀梅哭着说:“我们不敢呀,老伴的喉咙已经被割开了,离开呼吸机一步就是死,只能在那里,要是得罪了他们,老头要受更大的罪呀!我们只有变着法儿讨好他们,后来他们全科室吃饭我们家都包了,每天都给他们送饭。”(12月5日《第一财经日报》)

这样的事,同样发生在靠了550万元医疗费事件“名噪”全国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同日的《第一财经日报》另有消息说,该院私下里很多医生都向患者要钱,就连自己的职工就诊也要送红包;这里什么都可以讲价,手术费用可以讲,药品价格也可以讲,差价有时在10倍左右;一根塑料喉管,医院也能向患者要价1600元……这哪里是医院?这分明是魔窟!

富有讽刺意味的是,该医院的一名领导还如此标榜:“我们这是一家为贫下中农服务的医院……”他们是如何“为贫下中农服务”的,我们现在都已经看到了。义愤之余,笔者的心头也有这样的疑问:是什么魔力,让一块原本是救死扶伤的圣地,而今变得形同魔窟?他们盘剥病患的底气何来?在现行的医疗体制下,患者面对如此凶猛的医院,还有护卫自我的盾牌吗?

专业性较强、管办合一、监督不到位、处罚偏软、处于行政性垄断经营状态,是导致医疗行业乱象纷呈的根本原因。哈医大二院就是胡闹至此,卫生部调查组成员也还在“希望医院尽快拿出整改措施”(见4日《新京报》)。这根本就是一个体制问题,爷爷监督孙子,孙子行差踏错,爷爷对孙子说:你以后要乖啊,不要再调皮捣蛋了啊……整改?罢了!可以断言:不建立超然于各方利益的权威监督机制,不彻底打破医疗行业的垄断地位,不以法律的准绳同等约束这一行业,那么此行业就是“整改”到地老天荒,眼下是什么样子,来日大致也还将是什么样子。

有了专业性较强这块遮羞布,医德沦丧的医护人员可以不断向缺乏医学知识的患者磨刀霍霍;有了违规者前面的逍遥法外,一阵观望后的部分医院随后盘剥患者,变得更加有恃无恐;患者想护住自己的钱包,不想在就诊中任人宰割,可在同样的医疗体制框架内,患者还能到哪里去寻觅就诊的桃花源呢?患者从这家医院逃往那家医院,运气好一点的结果,也许就是由看病贵变得相对不贵罢了。患者希望医疗市场能摆上一台公平秤,希望在不时挨宰中有一块能着实护卫自我的盾牌,可时至今天,这样的公平秤和盾牌又在哪里呢?

当我们在惊惧和焦虑中看到一家家医院从救死扶伤的圣地,蜕变成可怕的魔窟时,该当想到:社会成员的安全感正在一些医院挥舞的屠刀下被剁砍得粉碎。能掏得出550万元医疗费者在就诊中尚且是如此的遭遇,何况是正被哈医大二院之流“服务”着的“贫下中农”?医改啊,走到今天,你让国人怎是用失望二字能概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