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11 廖祖笙:“同城待遇”隐含的不公

广西崇左市扶绥县农民工梁某在城里打工受伤后,是否可获得与城镇居民同等的赔偿待遇?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维持了扶绥县人民法院的判决,按城镇居民的标准赔偿梁某残疾补偿金及误工费。(12月11日《新华每日电讯》)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农民工获得此类“同城待遇”的个案不多,否则不可能成为《新华每日电讯》的头版新闻。光绪二十一年进士、用工部主事康有为早在清朝就提出了“人人相亲,人人平等,天下为公,是谓大同”的社会理念,但从农民工享此“同城待遇”成新闻来看,人人平等的社会境界似乎还在遥不可及处。需要通过法律途径才能争取到这样的“同城待遇”,这隐含的是某种不公。

我们赤条条地来到人世间,呼吸的是相同的空气,头顶的是同样的蓝天,面对的是同样的日升日落,无论我们此生或轰轰烈烈或默默无闻,或富贵或贫贱,生命的尽头迎接我们的都只有死亡。这正应了西哲的那句话:在自然法则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而对某种人群难得给予的“同城待遇”,却是对自然法则的一种反动,它人为将社会成员划分进了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别,人为区分着人类的高级和低级。拉丁语中有这样一句话:我们生来都是平等的,是德行使我们有了贵贱之分。然而现实中区分人与人贵贱的,何止是德行?种种失衡的制度,常将人为的贵贱之分强加给社会成员。于是,农民工工伤获得与城镇居民同等的赔偿待遇成了头版新闻,某个地方的户籍管理制度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界限,也必引发雀跃。我们的生息环境,何时变得这般等级森严了?

任何带有恩赐意味的“同城待遇”,都不是社会文明和社会进步真正的体现。重庆市今春进城民工子女也可享受国家“两免一补”的待遇,这“也可”两字就费思量。这里面不仅有恩赐的意味,也有倨傲的意味。进城民工子女享受国家“两免一补”的待遇,怎么就成了“也可”?难道他们生来低人一等,享有了这种“同城待遇”,就该额手称庆,感激当地的皇恩浩荡?

多少“同城待遇”的背后,夹带的是对某些人群惯有的歧视和排挤。人类生活的内涵大抵相近,只是生存的形式不同罢了,我们该深刻反思因为户籍、学历、职称、生活区域的不同,而人为地将社会成员划分成三六九等,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合理和彰显公平的成分。种种身份的标志,不但制约着一些人群的发展,无形的羁绊还往往伴随着部分男女的一生。农民工能享有某些“同城待遇”,这固然体现的也是一种社会进步,但和脑后挂着长辫子的清人所追求的“人人平等,天下为公”的社会境界相比,平心而论又进步了多少呢?

当农民工工伤赔偿获得“同城待遇”仍然是报纸的头版新闻时,我们该当清醒地意识到需要改良处还着实不少,如果制度的构建不能平等地对待众生,人人所憧憬的社会和谐恐怕不会从天而降!

新闻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mrdx/
2005-12/11/content_39055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