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15 廖祖笙:更需要抢救的是仁心仁术

不可思议的新闻,常给读者带来莫名的愤怒和忧伤。透过12月15日《新京报》刊发的一条消息,我看到又一家医院离死亡已经不远了。近年来一家家医院正在死去,或是虽然活着,却如同行尸走肉。此刻,我的内心哪还有愤怒?有的只是挥之不去的忧伤。

报道说,来京找工作的王建民因无钱治病,嚷着“疼、救命”死在北京同仁医院急诊走廊,这里离最近的抢救室不到10米。同仁医院急诊主任称,之前为王检查没有生命危险,医院不便给患者垫钱,当医生发现情况严重时,王已不知去向。王建民前一次被送到医院,见他没钱,医院拒绝治疗。

且不说患者没有生命危险医院不便垫钱的理由是否成立,单是医生发现情况严重时,王已不知去向,这样的说词让公众就断难接受。患者危在旦夕,如果北京同仁医院还叫作同仁医院,如果医护人员还记得救死扶伤是自己的天职,应该争分夺秒抢救患者才对,怎会让“情况严重”的患者“不知去向”?难道这位患者的死因,不该归结为医疗体制的麻木不仁,而该归结为他的“不知去向”?

驳斥低级的狡辩意义不大。在这里,笔者更想给北京同仁医院全体医护人员上一堂语文课。从这家医院的名称说起吧,什么叫仁?所谓仁,就是博爱,人与人相互亲爱的意思。仁在我国古代也是一种含义极广的道德观念,孔子以之作为最高的道德标准。当同仁医院可以让无钱治病的患者嚷着“疼、救命”死在离抢救室不到10米的地方时,还配叫同仁医院吗?仁心仁术已然死去,为名副其实,建议趁早换块医院的招牌吧。

是啊,医院无法一再为无钱治病的患者垫钱,有能力解决此类问题的机构,又只有动辄往天上扔几十个亿的闲心,无暇顾及“鸡毛蒜皮”之事,那么王建民等“穷鬼”的死亡,也就在所难免。任何一座城市,都不会因为某个囊中羞涩者生命的终结而失去繁华,但繁华的都市,对一部分人而言还是都市吗?他们怀着改善人生的憧憬奔走于都市,不过是形同奔走在原始丛林里而已。让我们起立,为现代都市种种不该有的失落和死亡默哀!

但愿卫生部的官员,没有又一次因为工作忙碌,未读及这条给人带来揪心之痛的消息。但愿不会再有卫生系统的官员,风度翩翩地出来痛陈、痛斥什么。如果痛陈、痛斥能解决问题,那么王建民不会就这样死在医院,北京同仁医院也不会“垂死”。

知否?现在更需要抢救的,其实是仁心仁术!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s/
2005-12-15/01407709325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