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14 廖祖笙:出任勤工助学大使是罪恶的

美女以担任形象大使为荣。在讲究炒作的时下,各种利益集团和美女勾肩搭背,种种所谓的形象大使多得犹如过江之鲫。而今连勤工助学也有了形象大使,我就不明白:勤工助学,要的什么形象大使?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曾打5份工救治重病的母亲!这正是我不要任何报酬出任广州大学城勤工助学大使的原因”。刚刚获得“中华小姐环球大赛”亚军的重庆女孩杨爽将担任广州大学城勤工助学大使(12月14日《信息时报》)。杨爽成了这样的形象大使,她实质能给大学生们带来些什么,我深表怀疑。

成功的个案并无法昭示群体的成功。杨爽17岁就开始勤工俭学,曾打5份工救治重病的母亲,从她的这些经历中,我们不难寻觅到她苦苦挣扎、疲于奔命的足迹。这类艰辛的故事,其实并不仅只发生在杨爽的身上。并不是每个莘莘学子都有漂亮的脸蛋,并不是每个身处困境的青少年都能靠了自己接广告、到电视台做主持,应付每年万余元的学费,并救治重病的母亲。杨爽一路辛苦走来,风停雨歇后以勤工助学大使的身份展示她的轻舟已过万重山,对相当一部分学子来说,是一种根本就无法仿效的楷模。过份渲染、强调个人奋斗能“排除万难”,不是辩证的思维形式,而是唯心主义一元论在作祟,也是对教育和医疗体制现有弊端不折不扣的纵容与遮蔽!我坚信十之八九的学子要的是一个宽松的就学、尽孝环境,而不是在该念书的时候去向杨爽学习,去四处应聘,接不了广告、做不了电视台的主持,就干脆在课余时间去端盘子、擦皮鞋。说得更明了些,就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青少年们宁愿某些体制弊端尽快消失,宁愿花季就是花季,也不要这样所谓的形象大使!

出任这样的形象大使,无形中等于鼓动青少年们过早地成为高速运转在重负下的机器,它剥夺青少年的天然权利,强人所难,且背离人性,试图大量复制青春的悲剧。它的最大功能在于鼓噪人们通过自救,以牺牲部分青春为代价,达到拯救自我拯救家庭的目的,从而也不经意地遮蔽了某些现实的不堪。能有多少瘦小的肩膀可以挑得起千斤的重担?恕我直言:出任这样的形象大使,是罪恶的!

新闻来源:http://news.163.com/05/1214
/01/24T6HGRS0001122B.htm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