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20 廖祖笙:走火入魔的中国医生也该换张脸

中国医生着急了,他们认为自己本可在法国同行之前完成人类第一宗换脸术。中国患者也着急了,甚至没有任何损伤的健康者也梦想用手术刀变换容颜。真正的中国换脸手术仍在若干不确定因素中等待未来,虽然京沪宁三家机构在不久前因征求换脸者的新闻而成为焦点。(12月20日的《新京报》)

不少百姓寻常的生理苦痛得不到有效治疗,中国医生不着急,换脸术步人后尘,中国医生便着急了。越来越多的医务工作者远离普罗大众,乐衷于钻研换脸或是变性,这揭示着医学界的一些研究正在脱离凡尘,走火入魔。医术是拿来换取虚名或高额手术费的吗?那些急得不是地方的中国医生,我看也该换张脸了。

报道中的这句话问得好:有多少中国人有能力为更换另一只鼻子和另一张嘴巴而支付60万元人民币?那些没有任何损伤的健康者也梦想用手术刀变换容颜,应该不会是普通市民,更不会是下岗工人。华佗、李时珍之盛名,不在时下任何一位“神医”之下,他们当年没有被富豪鼓囊的钱袋牵扯着去研究换脸和变性,而更多想到的是如何解除布衣阶层的病痛,古今对比说明了什么?说明现在的医学界很有些医德沦丧,人心不古!

医药费连年如脱缰野马,怎么就没看到中国医生为医药费下降没辙而着急?贾平凹说人一旦养了大气,必有利器在手,大刀长矛可以杀人,扇子筷子也能杀人。而中国的医疗行业,时下真正养了大气者似乎不多,他们非得患者付出高昂的医药费,才能救死扶伤,才能杀死病毒。有那份钻研换脸和变性手术的闲心,为什么就不能像你们的前辈李时珍学学,用一把草药就可让生命垂危者起死回生?

国人被看不起病这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多把怨气撒在医改的头上。但如果医界仁心仁术不断荒芜、死亡,患者一再看到的是医务人员追名逐利的嘴脸,医改就是成功了,又如何?泱泱大国,要给自己换张脸,或是要把生殖器切掉做成另一种生殖器的患者,永远只会是少数。医生如果真的还想让国人将其当作白衣天使,还残存了悬壶济世之心,就该面向大众,敦本务实,而不该总跟东方不败一般,露出一副为练神功而走火入魔的嘴脸!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
2005-12-20/0203862474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