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18 廖祖笙:救助工作宜及早告别挤牙膏

我们救助贫困人群的目的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帮助他们摆脱生活困境,尽可能地提高其生活质量,最大限度地促进社会和谐。可看看有些地区救助贫困人群那种挤牙膏似的做法,能否确实达到救助的目的,笔者表示存疑。

据12月18日《海峡都市报》报道,从2006年起,福州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每月提高15元。前不久的《新快报》则报道,广州部分区域的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上浮60元。这固然都体现了当地对低收入困难家庭的关怀,但窃以为关怀的力度尚需加大。若救助工作一再是挤牙膏是聊表心意,恐难提高救助对象的生存品质。

物价近年来涨幅较大,这是不争的事实。对于福州和广州这两座城市,笔者都再熟悉不过,我深知福州的部分居民靠了人月均170元或225元度日,那将意味着怎样的捉襟见肘;广州的低收入困难家庭人均月收入390元,也同样会活得百般艰辛。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每天提高0.5元或是2元,能从多大程度上改善其生活质量?那日我在马路上丢了一块钱,一周后路过那儿,发现那硬币仍躺在原地,无人捡拾。

诚然,即便是给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每天提高0.5元或是2元,这后面也意味着财政的巨大支出。但无可否认的是,在福利彩票在各地均发行得不错的近年,我们并不缺乏救助贫困人群的能力。据人民网11月16日报道,今年我国福利彩票销售预计将突破400亿元。截至11月15日,全国福利彩票2005年已销售349亿元。这些资金具体是怎么用于社会福利等公益事业的,应该有不少人期盼能看到一张清单。

“认为靠救济生活是寄生虫的行为就否认了生活所迫的真实性”(汤姆·布那姆语)。明白了救助工作就是在还生活于本真,就是在助人于危难之时,就是在还社会治安于云淡风轻,我们就不难明白这样一层道理:救助工作不能以聊表心意为表现形式,而应落到实处,以确实提高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人群的生活质量为目的。

构建和谐社会,宜善于化解妨碍社会和谐的基本矛盾,密切关注导致矛盾的内因和外因。救助工作原本就是社会矛盾的一种调节器,在贫富矛盾日渐凸显的今天,我们的救助工作尤应与时俱进,积极向社会福利的核心思想靠拢,以最大限度地促进社会和谐。而挤牙膏似的救助方式,显然难于真正达到救助的目的,当予抛弃!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
2005-12-18/03107734436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