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26 廖祖笙:寡母悲情守候疯儿21年,该有的关怀在哪里?

不该有的人间惨剧,总给我们带来揪心之痛。据12月26日《内蒙古晨报》报道,20多年前,卓资县的王宝柱因中考失利和打工摔伤患上精神病,时常对村民施暴并多次拆毁自家房屋。父亲随即病逝,母亲无奈下给其戴上手铐脚链,让其住在没有房顶的破墙里。20多年来,母亲与他相依为命,每天给他送去饭食……

王宝柱的母亲丁转云已经71岁高龄了,今年的收入仅有几百元,她连自己都难于养活,还得这般悲情守候发疯了的儿子,而且竟然一如既往守候了21年!她的儿子年复一年戴着手铐和脚链,犹如野人一般不分春夏秋冬,只披着一块破布在上无片瓦的破屋里生存(如果这也能叫生存的话),这对一颗母亲的心灵来说,是怎样难于言喻的摧残?这些年来,该有的关怀在哪里呢?难道随着王宝柱的发疯,关怀二字在这片土地上也被冻结了吗?

我相信丁转云的邻人,在过去的岁月里肯定或多或少也接济过这对母子。但善心在20多个春秋的反复啃噬下,终也会有麻木的那一天。单靠部分人施舍爱心,从来就无法普渡众生!邻人可以麻木,当地政府的责任感不能麻木。这母子俩如此相依为命21年,相关部门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可是,寡母悲情守候疯儿的故事至今还在继续,丁转云难道没资格安享晚年?王宝柱难道因为疯了,就该这样戴着手铐脚链,像野人般捱到最终被冻死的那一天?

在这么一段漫长的岁月里,卓资县没有尽到政府部门该尽的责任,已不是用麻木二字能形容。人类社会之所以能一步步朝前发展至今,是因为社会成员与社会管理机构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比如在法治社会里,公民有爱国和纳税的义务,国家有管理、呵护公民的责任。试问:卓资县的政府部门作为国家权力的分支机构,这些年来又是怎样呵护丁转云母子俩的呢?

该村的村主任樊永林认为贫穷就是这些问题的症结。笔者不以为然,村里穷,不意味着丁转云所在的县乡穷。我相信卓资县的街头,一样是高楼林立,一样是灯红酒绿。但如果政府责任沉睡了,这个县就是再怎么飞速发展,它所增长的GDP数据,也与丁转云母子无关,与独力面对人生灾难的困苦家庭无关!

丁转云母子并非生活在原始社会。如此悲情故事会延续21年,谁的灵魂该在这对母子跟前忏悔和下跪?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s
/2005-12-26/0042868775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