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5-12-29 廖祖笙:我是中国公民,谁曾援助过我?

我不后悔降生在中国的土地上,可看多了有些新闻,我有时会想:如果一个人的出生地也可以选择的话,那么下辈子请让我出生在小国、穷国。

之所以会让我狂野地说出这番话来,是因为我再次看到了这样一篇报道:柬埔寨首相洪森和国民议会议长拉那烈指出,柬埔寨目前政局稳定,社会安定,经济不断发展,人民生活逐步改善。这与中国长期以来提供的支持和帮助密不可分。中国政府向柬埔寨政府提供一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援助协议28日在金边签署(据12月29日中国新闻网)。我就想,假如我降生在柬埔寨,那么我也有幸得到中国政府的援助。

近年来,我国对外援助没有一次不是大手笔。对于我国积极参与各种国际无偿援助,我也是举双手赞成的,但我始终认为凡事都应该适可而止,量力而行。既然柬埔寨目前已经政局稳定,社会安定,经济不断发展,人民生活逐步改善,那么我们还有没有必要向该国提供一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援助,便值得存疑。中国目前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对外给予太多的无偿援助,于国于民恐怕都不会是有益之举。

和千千万万个中国百姓一样,我也同样活得异常艰辛,看了这类报道,我的心里就嘀咕:我是一个中国公民,谁曾援助过我?我的长兄几年前患了肝癌,一直被医院误诊为“胃病”,等到确诊时,已是肝癌晚期。我们兄妹几个倾其所有,不过让他比医生预期的时间多活了半个月。那阵子我奔走在广州的各大医院和药店之间,往外大把掏钱,纳闷:一帖给癌症患者止痛的膏药,怎么竟要卖300多元?!我的侄女患了甲状腺癌,我这作叔叔的在她生死攸关之时,竟然无力给她以经济上的援助!身为作家,我已经十分努力地敲打键盘,可还是活得如此的累乏。要供楼,要应付种种纷至沓来的开支……身心俱疲的我总怀疑自己哪一天会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可我从来就不敢奢望政府部门对我进行援助。祖国啊,我的母亲,您的孩子就在您的眼皮底下如此挣扎,外国人的需要您都看到了,自己孩子的需要您怎么反而就没有看到?

与带着手铐脚链的疯儿相依为命了21年的内蒙古七旬寡母丁转云相比,与为了给女儿筹集手术费用而选择了捐脸的山西农民杨晋富相比,我其实还完全没有资格诉苦。可我就是不明白,我们可以不断大笔援助不同肤色的人群,为什么对本国国民的苦痛,却常常是视若无睹?柬埔寨人有资格得到中国政府的援助,丁转云和杨晋富难道反而没有资格得到当地政府的垂怜?如果非得身在异国才能得到母爱,那么祖国啊,请让我也移民到柬埔寨、越南或是非洲的某个国家去,也让我享受一回母爱吧!

一个中国作家活得喘息不止,可他从来就没有得到政府部门哪怕是一分钱的援助。当又一笔以亿为单位的援助金无偿流向他国时,我的心里有一个拉不直的问号:我没有资格得到援助,那些比我活得更加艰辛累乏的国人,比如丁转云,比如杨晋富,是否也没有资格得到祖国母亲的关爱和援助?!

新闻来源:http://www.chinanews.com.cn/news/2005/2005-12-29/8/67153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