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03 廖祖笙:给“厕所文化”捍卫者开讲逻辑

杨璐以一篇题为《厕所就不能有文化吗?》的雄文(刊1月3日红网),指出我在《厕所扯上了文化,映现文化的贬值 》(有些媒体刊出时题为《厕所与文化有什么干系?》)中“彰显了两个逻辑错误:一是只有所谓‘高尚’的地方才能讲‘文化’;二是按这种逻辑,不能直接解决百姓温饱的文化都要考虑考虑了,不如把精力和金钱直接(拿)去扶贫好了。”在这里,我愿意给“厕所文化”捍卫者杨璐开讲逻辑。

“逻辑”一词,由英语“logic”音译而来,原指思想、思维、言辞、概念、理性、规律性等。恩格斯认为逻辑是关于思维过程本身规律的学问。中山市成立首家“洗手间文化”工作室,并建议借鉴国外的设计,在公厕中辟出独立区域,摆上沙发,开设酒吧,并且设置书报架,创建高星级文化厕所,杨文对这种完全不符合国情、铺张浪费的主张避而不谈,旁顾左右而言它,首先就违反了逻辑思维和论证的基本规则,那就是论据必须是真实判断。将争议的真实由头藏了起来,还争议个什么?又何从得出真实的判断?凭空争议公厕和文化的关系,争议的本身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纵使争个口干舌燥,也全无意义。

我们学习逻辑知识,既有认识的作用,又有论证的作用,逻辑学研究的范畴,包含了思维正确性的基本规律,是一门带有工具性质的科学。在现有国情下,创建高星级文化公厕,是否和我们的社会发展保持了同步,是否逾越了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我们不难用逻辑知识来甄别。

杨璐既然都已经能够指出别人的文章犯了“逻辑错误”,那么也应该知道逻辑规律中有排中律和充足理由律之说。所谓排中律,也就是指在同一个思维过程中,两个互相矛盾的思想必有一个是真的。创建高星级文化公厕和反对背离国情创建此类公厕,这两个互相矛盾的思想无疑有一个真的。而公共服务设施如果连公厕也得追求“高星级”,必将伴随着国家财政的大量投入,从而影响到一些预定目标的如期实现,这应该属于常识判断。我国正在大力倡导建设节约型社会,窃以为反对创建高星级文化公厕,这一思想应该是符合国情的,也应该是真的;说到充足理由律,我们先来看看杨文鼓噪公厕也该与文化连裙的“充足理由”是什么呢?是欧美工业革命之后的厕所如何如何。我要问:欧美国家的财政年收入是多少,我国的财政年收入又是多少?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和欧美国家凡事都可这般对比的吗?杨璐如果不是不懂装懂,应该知道人们在思维过程中常犯的一个逻辑错误,就是机械类比。

杨文说“世界厕所组织邀请‘洗手间文化’工作室加盟该组织,也应该是一大幸事”,崇洋心态昭然若揭。按其逻辑,似乎被外国人拉入了怀内,得到肯定,就是大幸的,反之则是大不幸的。难道外面的世界有了何种文化,我们就得无视国情,趋之若鹜,照单全收?当一个论者雄赳赳气昂昂将此也当成公厕应该与文化连裙的依据,并称之为“一大幸事”时,不幸得很,他(她)大概还不知道什么叫逻辑。

人有吃喝,而后才有拉撒,这是人类社会千古不变的规律。违背这一规律,首先考虑的不是解决和满足社会成员温饱的问题,而是竭力主张在拉撒问题上铺张浪费,秀出“文化”,那么这样的“文化”,是于国有益呢,还是于民有益?建议杨璐先搞清楚前后的顺序,再来指出别人犯了“逻辑错误”,再奢谈“厕所文化”也不迟!


相关链接:

杨璐《厕所就不能有文化吗?》:http://hlj.rednet.com.cn/Articles/2006/01/793299.HTM

廖祖笙《厕所与文化有什么干系?》:http://www.gd.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5-12/29/content_59300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