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05 廖祖笙:公开透明是对市民的尊重

对市民意愿和权利的不尊重,必然伴随着权力的傲慢和一意孤行。据1月4日《新快报》报道:广州自来水全面涨价,居民生活用水价格从0.9元/立方米升至1.32元/立方米,涨幅近50%!记者在采访市民与听证代表过程中发现,“涨价太突然”是听到最多的词句。元旦前记者一直紧盯自来水价改革正式实施日期,但广州市物价局始终三缄其口,推说还没定下来,直至元旦前一晚,一些记者突然发现自己居住的小区贴出了元旦起提价的通知,于是致电有关部门求证,物价局和市政园林局表示“问题敏感,不发表任何评论”。

种种迹象表明,广州这次自来水价格全面大幅度上调,不仅对市民搞的是一次突然袭击,而且是对市民意愿不折不扣的强暴。虽然听证会上令人惊讶地出现一边倒的情形——35个听证代表中,有33名赞成自来水涨价,但据广州众媒体报道,听证结果并非市民真实意愿的反映,记者在听证会后采访了70名市民,只有10名市民认可水价上涨;广州市统计局的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市民不赞成提价……但是,纵然如此,有关部门也还是来了个涨价太突然,且以问题敏感为由,不发表任何评论。这般姿态,弥散着官僚主义惯有的恶臭,令人齿冷!

广州市物价局的三缄其口,形同无可奉告;之后该局和市政园林局以问题敏感为由,不发表任何评论,也仍然近似无可奉告。违背绝大多数市民的真实意愿,悍然将水价大幅度上涨,已是一错。拒不满足新闻媒体后面所承载的民众知情诉求,更是错上加错。

问题敏感,就可以成为有关部门不发表任何评论的理由吗?这次涨价,原本就缺失必要的民意基础,在一件民生大事面前,面对逾七成市民的不理解不支持,越是问题敏感,政府有关部门越是有责任有义务做好相关的解释工作。如果一遇上问题敏感,官员就装哑巴,那么这样的公务员,能算是尽责吗?

公开透明正在成为公认的行政理念。比如北京市就规定,只要涉及依法行政工作,北京市各级政府机关都不能对新闻记者说无可奉告,相反要积极配合采访。实施事关民生大事的水价改革方案,自然也离不开依法行政的工作范畴。最近,广东省的领导对媒体说:“形势变了,工作方法要跟上去,官僚主义要不得。”那些以问题敏感为由,对事关群众利益的事情不发表任何评论的官员,闻听此言,又将作何感想呢?

公开透明,既是城市管理者应有的基本行政伦理,也是对市民最基本的尊重。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2006-01-04/09077890522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