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06 廖祖笙:路过

路过植物园,便见那篱笆上在这个季节还开着颜色怪异的牵牛花,篱笆旁莫名其妙挂了块牌子,上写:八成人都幸福了,你幸福吗?

路过城市,看到有人在狂欢,有人在愁苦;有人在挥霍,有人在乞讨;焦虑是一种流行色;原本清纯娇羞的女子,而今在花花世界里沉沦……

路过田园,见到部分田块已是荒草蔓生。走上前去想帮着一块除草,有人指手划脚:你把表皮刨一刨就可以了,别挖得太深;挖得太深,就可能缴掉你的耙子。

路过自留地,看到自留地的主人在乐呵呵地交换农产品。而借用土地的人们,花十倍的力气,也不及交换者一成的收成。

路过森林,看到林子里蠕动着蛀虫。群情激愤,想踏死可恶的蛀虫,竟有人跳将出来说:你们想搞破坏不成?这点虫子算什么,外国的虫子,比这还多还大呢。

路过江边,看到江面风平浪静,定睛一看,但见江底有汹涌的暗流和沉淀了千年的淤泥。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故事,岁岁年年都在江中发生。

路过墓园,就想到大哥临去世的前一周,我日夜守着他,听他絮絮说着心头的遗憾。寻思:当我像流星一样从天空划过时,我不要也像大哥那样,临走还有许多的遗憾。

……

一路走来,五味杂陈。可以抹去种种,抹不去的,是我心头的困惑和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