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06 廖祖笙:江畔闲走

冬季的南方,天气依然温和。夜幕低垂以后,只要你愿意,仍然可以穿了单薄的衣衫,到江畔去闲走。冬季和秋季,在这里似乎都只是一个样子,在温差上感觉不出有太多的区别。

今晚月色撩人,就暂别了无力的文字,到江畔去走走吧。清冷的月光、江畔的灯火、树影的婆娑、撩人的花香……像水粉画颜料盒里斑斓的色彩,争相轻抹了这夜的景致。江的两岸,均有人在遥望对岸朦胧的景色,不知夜里闲走的男女,怀抱的是怎样的心情。

来江堤释放自我的人明显地少了,不全是因为天气转凉了的缘故。听了邻人说,夜里的江畔,现在经常有劫案发生。黑夜总隐藏了一些可怖的故事,抬头望冷清的明月,无言。

江面是平静而又清爽的,没有了江水泛滥时那许多的浮萍。坐在江边一块人工雕琢出来的“山石”上,我的目光在波光潋滟的江面上游移,看到江中现出了江畔豪宅的倒影。

江水是深不可测的。在平静的江面下,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事无时无刻都在发生。江底有沉淀了千年的淤泥,有貌似强悍者的肆意妄为,也有看似弱小者的逃生和隐忍……撇开这些,不去想它吧。把目光移向别处,我已丢失了看风景的心情。

那么,回家去吧。在江边呢喃,改变不了那江里的一丝一毫。江畔有酒舍照例是灯火辉煌,觥筹交错里,不知那些浪笑着的男女,是否真买到了酣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