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08 廖祖笙:不想再强调3×7=21

红网最近有些怪异,对“厕所文化”的争鸣表现出了空前的热情,前后为之“交战”都已经4个来回了。冤的是我,当初把那篇题为《不就是一个供人排泄的地方吗?》http://blog.sina.com.cn/u/4725054d010001hl捎带着投给红网,文中一笔带过说了句“厕所和文化扯上了关系,恰恰映现的是文化的被滥用和贬值”,结果该网将此语浓缩成了文章的标题,而后杨璐、之诺著文批驳时也只对捍卫“厕所文化”感兴趣,唯独看不到文中的人文关怀。那偷换评论靶子的“本事”,让我大长见识了。

在前次给红网的短信中,我已申明:在大量贫困人群仍然存在、许多现实问题还没有解决的今天,鼓噪创建高星级文化公厕是矫情的,也是与建设节约型社会的国家倡导不相合拍的。因此,我不想再费口舌,去强调3×7=21,如果有人仍要坚持3×7=28,那么请继续,我也乐意看到红网为早就跑题了的争鸣提供宽阔的平台。我们为现实中的种种不公一再呐喊,但新的三座大山依旧沉重地压在公众的头顶,如果有人认为撇开诸多现实问题,在厕所、文化、逻辑上一再绕口令,就能让百姓活得更为轻松愉悦,并确认有足够的国力让公厕兼有生理代谢、卫生整理、休息、审美、商业、文化等多种功能时,我们或该感到高兴才对。你准备好了吗?我是准备收回对“厕所文化”的不敬之词的,日后能到高星级文化公厕去附庸风雅,在读书、看报的间隙浅斟几杯,也为一乐嘛。至于公厕内可能飘溢着怪味,影响阅读和浅斟的雅兴,可专挑感冒鼻塞的时候再生理代谢,顺带着消费嘛。

公厕并不用我花钱去兴建,我又何苦要一再去扳正话题,强调3×7=21?难道我真的是吃饱了撑的吗?

只是,考虑到高星级文化公厕的收费可能水涨船高,我建议此规格的公厕要完善配套设施:在公厕内光辟出独立区域,摆上沙发,开设酒吧,设置书报架远远不够,还得顺便建上急救室和停尸间——如果出门的市民突然内急,又没带足如厕之资,在公厕旁憋坏了无人抢救,憋死了横尸街头,那还“文化”个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