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09 廖祖笙:是谁让他们活得气节全无?

搬迁8座荒坟补偿6000余元,结果引来100余村民争认祖坟。这些荒坟到底是谁家的?彭水县龙溪乡政府日前派出工作人员,寻访当地老人组成鉴定团,确定坟墓的所有权。(1月9日《重庆商报》)

荒坟只有8座,争认荒坟为祖坟的村民却有百余人,摆明了冒领荒冢搬迁补偿费者居多。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认贼作父千夫所指;认别人的祖先为自己的祖先,也同样是大不孝,为公序良俗所不齿。素质再差的农民,也曾受过这等传统文化的熏陶。彭水县居然发生了争认荒坟是祖坟的咄咄怪事,细想之下可悲可叹。

8座坟墓会变成荒坟,说明往生者的后人在潦草的岁月里久未扫墓。如今荒坟面临搬迁,有补偿费可拿了,真真假假的“孝子孝孙”于是纷而冒出。可悲啊,当一个人受利益的驱使,才会想到人之根本,甚至不惜胡乱认一通祖宗时,别说孝心已近飘零,就连为人最基本的气节,也已是所剩无几。

然而,当我们看到许多农民不断喘息在生活的重扼下,要用18年的收入,才能培养一名大学毕业生,要倾家荡产,才能在一次重病之后让生命得以延续时,我们还忍心去指责这些村民在区区几个荒坟补偿费面前,已经活得气节全无吗?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况他们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村民。贫穷总让人们在自尊和气节方面节节败退,多少曾经纯朴娇羞的农家女孩,而今已败退在灯红酒绿的场所里饮泣沉沦。环顾现实,我们心生叹息。

如果有些部门只顾自身利益,遑顾百姓艰辛,再多的减负政策出台,农民也未必就能活得从容。真正摆脱了困境的农民,绝不会去争认别家的荒坟为自家的祖坟。如果说这百余村民有相当一部分人已活得气节全无,那么,这后面便拖着这样一个问号:是谁让他们活得气节全无?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2006-01-09/06347929606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