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12 廖祖笙:同廖祖笙“商榷”的果真是逻辑吗?

红网的评论频道已不是用“怪异”二字能形容。只因笔者反对背离国情创建高星级文化公厕,在一篇评论中一笔带过说了句“厕所和文化扯上了关系,恰恰映现的是文化的被滥用和贬值”,结果该网对文中的人文关怀视而不见,文不对题将此语浓缩成了文章标题,刊出后又紧锣密鼓编发一组文章,在捍卫“厕所文化”的同时,给我扣上种种“犯了逻辑错误”的帽子。

最无趣的辩论,是你说东,同你辩论的那人说西。至于是无意的误读,还是有意的曲解,则只有转换论题者自己知道。我那篇“反响”如此之“大”的拙文,原标题为《不就是一个供人排泄的地方吗?》,文章的核心思想一言以蔽之,也就是在大量贫困人群仍然存在、许多现实问题还没有解决的今天,鼓噪创建高星级文化公厕是矫情的,也是与建设节约型社会的国家倡导不相合拍的,与其在公厕的建设上作秀,不如多凝眸现实,给弱势群体多一分关爱。红网后来刊发的“质疑”或“商榷”之文,却多煞有介事同我谈逻辑,我笑了:这能算哪门子的逻辑?

说杨璐、之诺、杨陈晨等同我煞有介事谈逻辑仍有“坐大”之嫌,但我在他们面前却有足够的资本“坐大”:还在学生时代,我选修的课程就包括了逻辑学和哲学;一个著作颇丰、以文为生的作家,在写作中无疑也会自觉准确、严密地去表述自己的思想。不少细心的编辑和读者从我的文章中,早看出我曾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而指出我“犯了逻辑错误”者笔下却没能让我看到此等痕迹。要指出我某篇文章“犯了逻辑错误”,尔等在运用概念、做出判断、进行推理和论证时,至少也得像那么回事,遵守论证的逻辑规则和最起码的思维准则吧?可你们一再偷换概念,断章取义,跳到拙文的中心思想以外,扯谈逻辑——连原有的论题都让你们给悄然转换了,还好意思同我“商榷”逻辑?

杨陈晨先生尤为可笑,说什么“先生却似乎忘记了这点,以为财政支出必然是只能投放到普通公共资源建设上的,一旦出现了像豪华公厕那样的奢侈公共设施,那就是资本主义尾巴”,你是从何得知我是这般“以为”的?你不是我肚里的蛔虫吧?你这叫作诛心之论!诸如此类的“论据”,也能成为论题(其实所谓的争鸣早已跑题)的充足理由吗?能必然推出论题的真实性吗?用逻辑学的术语来说,你这种论证方式犯的是推不出的错误。你以类似三脚猫的功夫给我扣上“狭隘的本位主义逻辑”、“强盗逻辑”等等帽子,又遵循的是哪一种逻辑论证规则?用诛心之论、打棍子、扣帽子这种下三烂的方法煞有介事同我谈逻辑,不是“文革”遗风又是什么?另外,你说“因为豪华厕所是放在市场经济体制的背景下诞生的,如果没有相当的消费群体,它自然会被市场所淘汰。那么我们为何还要人为的去批判它呢?”我笑:这又是什么逻辑?提醒你:是公厕,不是家庭卫生间,是需要国家财政投资去兴建的,国家资源是可以随便丢进市场做试验玩的吗?我再反问你一句:你为何就容不得别人批判无视国情、铺张浪费的主张?

红网急巴巴地编发一系列文章,想证明我犯了这样那样的“逻辑错误”,可这些文章却看不到论者起码的逻辑修养,不仅手法低劣,也极之可笑。在短时间内,该网刊发了我数十篇评论文章,现在又急于把我涂抹成逻辑论证的白痴,不觉得这是在狂抽自己的耳光吗?如此“急病突发”,意欲何为?难道是想印证廖某人的针砭时弊是在胡说八道、妖言惑众?纳闷啊:你们想同廖祖笙“商榷”的,果真是逻辑吗?

你们何妨扪心自问——果真是吗?!

自问写时评以来,我始终恪守着一个作家起码的良知,直言评说的同时,心系的是国家的前程和百姓的福祉。我有海纳百川的胸怀,也考虑过可能遭遇的后果。可当一家自我标榜以“最广泛的收集与反映民众声音”为己任的网媒“急病突发”,把奢侈的需要当作了全民的需要,并小题大作,一再转换评议的靶子,拿一个正直的作家开涮时,我还是不无痛心和困惑。当然,我知道红网的评论编辑也承受着压力,该网的一名编辑在时评论坛和电话里就谈到“写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检查”,可这样,就要急于表现,就要反戈一击,把我涂抹成逻辑论证的白痴吗?别忘了门肯的那句话:“良知是心灵的声音,它警告我们某人正在注视我们。”别因为冬天来了,就急于“划清界限”,抛却惯有的主张和曾有的良知!

在舆论环境还不够宽松的年月,李敖曾经说过,正因为他还能放言,岛内的民主和自由还能让人看到一线曙光(大意)。当一家网媒在冬季开始扮演起某种不光彩的角色时,我感觉这个季节较为寒冷。如果认为消遣一个不断为民鼓与呼的作家就能让春天更快来临,就能从此歌舞升平、莺歌燕舞,那么我还真无话可说。我本蚁民一个,不过多了个作家的社会身份而已,能拿什么去阻止一伙人从我的身上踏过?

表演虽然拙劣,但我不会阻止、也无力阻止你们继续。哪怕我会倒下,也还会有正直和良知源源不绝站起。尽管时值隆冬,但我已听到春的呐喊。没有任何一个冬天,能漫长得阻止树木的生长和新绿的发芽!

只是拜托,别再假借逻辑的名义行事。以一知半解的逻辑知识抛开原有的话题,断章取义,以诛心之论给人扣上种种的帽子,这不但会让人觉得这个冬天寒风习习,还会让学术蒙尘。个人毁誉事小,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事大,红网的评论编辑如果还记得媒体乃社会公器,就不该如此浪费媒体资源,而应多关注民生关注时事;而我,说到底不过是一个码字者,不值得你们费力为我编发这许多的文章吧?别紧张啊,我人微言轻,无力阻止许多事情的发生。执意要建高星级文化公厕,径直向国家伸手就是了,还铺垫个什么?还摆什么“商榷”的臭脸孔呢?

我已说过:考虑到高星级文化公厕的收费可能水涨船高,此类规格的公厕就是要建也得完善配套设施:光主张在公厕内辟出独立区域,摆上沙发,开设酒吧,设置书报架远远不够,还得顺便建上急救室和停尸间——如果出门的市民突然内急,又没带足如厕费用,在公厕旁憋坏了无人抢救,憋死了横尸街头,那还“文化”个屁呀?

被红网牵扯着无趣地写这类文字,我想了想:这背后又隐含着什么逻辑?但愿不会是“让你好看,让你闭嘴,让你烦不胜烦”的逻辑。寻思:在寒冷的冬季,有人找到了消遣的新方式,比如可以乱拳打死老师傅,围着我“商榷”逻辑。然而知否?你们这般不懂装懂谈逻辑,逻辑会蒙尘,逻辑会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