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17 廖祖笙:有医生日拿回扣达两万元反讽着什么?

“没关系,你就直接写我的名字吧,这个行业太黑了,我有必要来说一说它的黑幕。”赵国雄在接受采访时,一点也不避讳。赵国雄先后在多家医疗器械销售公司做过销售,而对于医疗行业内人工关节手术的回扣暴利,他的心里藏着一笔清楚的账。“医生回扣高的时候,一天能够拿到2万元。”赵国雄说。(1月17日《第一财经日报》)

这形同实名举报。有主治医生一天能拿到2万元的回扣,存在着以下多方面的反讽:

这是对医疗系统成了“天下第一廉”的反讽。去年卫生系统共查处收受“红包”问题178件,广州市统计局的调查结果却显示:广州有近一成人曾被医院索要“红包”。那么全国呢,又有多少人被医院索要过“红包”或回扣?不知这些日拿2万元回扣的医生,是否也已在被查处之列。

这是对医德的反讽。谁最终将为巨额的回扣买单?除了患者别无他人。一些医生在快乐数钱的同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医德的沦丧?

这是对法律的反讽。别行业的公职人员日拿回扣2万元,或许早就被推上了被告席。可这些年来,有几个医护人员因为索贿,而承担了相应的法律责任?我们常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中国的法律,近年却似乎在对“白衣天使”厚爱有加,网开一面!

这是对医改一再治标不治本的反讽。卫生部最近要求各地创建平价医院,我不知道在平价医院工作的男女是否俱已修炼成了圣人,在别的医生肥得流油的同时,也同样能做到心如止水。对黑幕重重的医疗行业不掀起一场正本清源的风暴,百姓何处寻觅一片真正的就诊净土?

公众看病难、看病贵的症结何在?只要不是盲人,便都能看到:这,就是症结之一啊!

新闻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g/20060117/0252228047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