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1-19 廖祖笙:加大投入,对医疗收费全面实行最高限价

同样都是治疗急性阑尾炎,为何有的医院需要花费6000多元,有的医院只要3000多元?北京市卫生局常务副局长梁万年在两会期间向记者透露,该市按疾病病种最高限价收费制度的研究已近尾声。试行这种制度后,部分病种的治疗费用将被限制在合理价格之内。(1月19日《京华时报》)

北京的这一做法值得期待和仿效。但我认为还宜加大对公立医院的财政投入,在此基础上,对医疗收费全面实行最高限价,方可在解决公众看病贵的问题上,有一个全新的突破。

平心而论,医院也有苦衷。医疗机构会100%违规,乱收费、重复收费、大处方、重复检查等等问题泛滥,这和公共财政近年对公立医院的投入不足有直接的关联。同日的《法制日报》就有消息说,目前江苏公立医院绝大部分的日常费用(包括人员经费)都要靠自身的业务创收,而其中很大比例靠药品差价的收入来维持,政府的投入占所需经费的比例不足10%。如此,公众看病贵的问题会一再凸显,也就不足为怪。

医院要为患者更好地服务,先决条件就是要保障医院能够正常运作。公共财政对公立医院不加大投入比例,只对部分病种的治疗收费实行最高限价,虽然能把部分病种的治疗费用限制在相对合理的价格范围之内,但医院穷则思变,还是可能采取堤内损失堤外补的办法,在别的项目收费上做文章。如此,看病贵的问题还将延续。谁能保证身体欠安,撞上的就是收费实行了最高限价的病种呢?

从财政投入上保证公立医院的正常运行,而后对医疗收费全面实行最高限价,医院也就再没有了违规收费的托词。没有哪种投入,比人命关天的公共财产投入来得更紧要的了,咬咬牙吧,对各大公立医院加大财政投入,看其还能找出什么违规收费的托词。

新闻来源:http://news.sina.com.cn/c/2006-01-19/02498906419.shtml